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后见之明研究综述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2006-10-30 15:30:53    博士教育网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 google显示中...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内容提要】后见之明指后见判断(可得益于事件结果反馈的判断)与先见判断(不知晓事件结果时的判断)的系统差异,其研究范式大体可分为两类,假定型设计和记忆型设计。后见效应的研究,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和应用价值。文章对后见效应的研究范式、研究结果、及其有关理论进行了简要综述,并对其应用价值加以评述。
    【摘  要  题】学术述评
      人们这样调侃历史学者:每当一个事件发生之后,他们总能找到若干理由,证明这一事件必然发生。事实上,岂但历史学者,每个人(或许可称作朴素历史学者)都或多或少地存在此类心理偏向。人们都曾有这样的体验,觉得自己“早就知道”某一事件(如球赛、婚姻、选举等)会出现何种结果。但是,如果有人宣称自己“早知如此”时,别人往往会对其言谈打个折扣,认为他不过是个“事后诸葛”。
      Fischhoff最早对后见之明(hindsight  bias)做了实验研究[1],在实验中,他向被试呈现历史画片,比如,19世纪英国人与尼泊尔哥尔喀人(Gurkhas)战争的画片。在先见(foresight)条件下,不将战争的实际结果告知被试,要求被试对4种可能结果成为最终事实的可能性进行评定;而在后见条件下,告诉被试战争结果,然后要求他们假定自己不知道实际结果,对4种可能结果成为事实的可能性进行评定。研究发现,后见条件下的被试,较之先见条件下的被试,对实际结果出现的评定更有把握。Fischhoff将后见之明定义为后见判断(可得益于事件结果反馈的判断)与先见判断(不知晓事件结果时的判断)的系统差异。
        1 后见之明的研究范式及主要结果
      后见之明的研究范式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假定型设计(hypothetical  design),如前所述Fischhoff的研究,其方法为比较两组被试对事件发生可能性的判断,一组被试不知道事件结果,另一组被试知道事件结果,但要求他他假定自己不知道;另一类是记忆型设计(memory  design),其方法是比较一组被试的初始反应和回忆反应,首先要求被试对事件某些可能结果作出一系列判断,然后,让被试知道事件的真实结果,再要求他们回忆原来的判断。
      我们可以看到,假定型设计的实验情境,很类似于历史学者在事件发生之后进行评论(在此之前未曾置喙);而记忆型设计的实验情境,则类似于日常生活中,人们对某些事件作出预测,事件发生之后,又对自己先前的预测进行回忆评述。Hertwig、Gigerenzer和Hoffrage[2]认为,上述两种范式所研究的效应是有本质不同的。他们提议,将记忆型设计得到的效应称为“后见之明”,而将假定型设计得到的效应称为“早知如此”(know-it-all  along  effect)。但多数有关研究并未作此区分。
      后见之明在多项不同任务类型的研究中得到证实,这些任务包括对事件结果的确信程度判断、二择一判断和数量估计等。这些研究所涉及的领域有政界选举[3]、医疗诊断[4]、科学实验结果[5]、经济决策[6]、自传记忆[7]和一般知识[8]等。从总体上看,后见效应的幅度很小(根据Christensen-Szalanski和Fobian  Willham[9]的元分析结果r=0.17,信度矫正后r=0.25),但此效应极为强固,难以消除。
      Fischhoff和Beyth[10]研究了人们对当前新闻事件的先见和后见判断。他们在1972年尼克松总统出访北京和莫斯科之前,要求被试对可能出现的诸多结局作判断;在尼克松出访后,再要求这些被试回忆其先前对每一结局的可能性判断,看自己是否预测准确。研究发现,被试表现出明显的后见效应:对于他们认为已出现的结果,后见判断比先见判断所评定的可能性更大;相反,对于他们认为没有出现的结果,后见判断比先见判断所评定的可能性更小。这就是说,即便是被试内设计,也同样会出现后见效应。
      Fischhoff和Beyth[10]在实验中,明确要求被试:“请再一次填写问卷。这一问卷与两周前测试所用问卷相同。写出你当时对各种结果出现的可能性判断”。在这种情境下,被试不会将后见判断误认为对当前知识的评估,他们会把后见判断看作是对先前知识状态的准确回忆和重构。虽然指导语明确要求被试再现初始的可能性判断,但并没有减小后见效应。
      Davies[11]探讨了先见判断的提示对后见判断的影响。Davies预期,在被试做后见判断时,向他们提示其先见判断时的想法,应会减小后见效应。在实验中,被试首先阅读某心理学实验的程序,然后评定出现不同结果的可能性。两周之后,主试向这些被试报告实验结果,并要求他们再次评定实验结果。研究虽然证实了Davies的预期,呈现其先见判断的被试,其后见效应减小,但此效应不能完全消除。
      很自然,人们会将后见效应与被试的动机联系在一起。但如果认为,被试之所以表现出后见效应,就是希望自己显得聪明、有远见,则未免失于简单。比如,Fischhoff[12]在实验中通过指导语改变被试的动机强度,并没有影响其后见效应的大小。
      然而,动机因素似乎是和其他因素共同起作用来影响后见效应的。Hell等[8]比较了认知因素与动机因素对后见效应的影响。实验的自变量为正确答案的呈现时刻、被试对其初始回答编码的精细程度、被试正确回忆其初始回答可得到的酬金;实验的因变量为被试由先见判断而后见判断的变化幅度(以百分比为指标)。结果发现:(1)初始回答的可回忆程度(由进行初始估计与回忆初始估计的间隔时间来控制)和初始回答编码的精细程度,这两个认知因素的效应显著,初始回答越容易回忆,后见效应越小;(2)诱使被试准确回忆的酬金与两个认知变量存在复杂的交互作用。在酬金较高的条件下,记忆保持的时间间隔对后见效应的影响没有显著差异;在被试对初始回答进行精细编码的条件下,酬金的简单效应不显著。Hell等认为,对初始估计难以回忆,是产生后见效应的一个必要条件;后见效应的大小,依赖于回忆初始估计的难易程度和所呈现的“正确”答案。
        2 后见之明的理论解释
      Hawkins和Hastie[13]分析归纳了人们进行后见判断采用的4种策略:(1)对初始观点直接回忆;(2)锚定于目前观点而调整推断初始观点;(3)认知重构(cognitive  reconstruction);(4)自我表现(motivated  self-presentation)。
      对初始观点直接回忆,是被试在接受结果反馈后进行后见判断时,最简单的反应策略。此时,被试在长时记忆中搜索初始观点,并且作出与其一致的反应。然而,被试不能够将其初始观点完全记住。Fishhoff[12]和Wood[14]的研究表明,其被试只能回忆出初始评定的2/3。这样,被试就可能采用第二个策略,基于目前的、知道结果后的观点,来推断其不知道结果时的想法。不过,从现有研究结果看,这两个策略在后见判断中并未扮演重要角色[13,15]。
      认知重构指被试通过对结果的“再判断”而对先前的判断加以重构。认知重构包括3个方面:证据选样(sampling  evidence)、证据评估(evidence  evaluation)和证据整合(evidence  integration)。当人们进行判断时,会将环境或长时记忆中与此判断有关的证据回顾一番。通常,这种回顾与精细的搜索和辨别加工相联系。但是,由于外部环境和记忆中的相关信息极为丰富,选择证据往往不能完全在意识控制下完成。对后见效应的解释之一,就是针对引证判断的证据特点而阐发的:一旦人们知道结果,则在随后的判断中,不大可能去接通与结果不符的信息。比如,Slovic和Fishhoff[5]认为,在先见条件下,各种可能结果都要作为提取线索,证据选样的范围较为宽泛;而在后见条件下,只有确定结果作为提取证据的线索。这样,如果与结果不符的信息有所丧失,再次补充的信息就会朝与给定结果相符的方向偏移,同样道理,确信程度判断也朝向确定结果偏移。
      证据评估就是说,即便人们认为一个证据与判断有关,往往还需考虑以结果为背景的信息,才能对其进行评估。因为,单纯用此证据作判断线索,结论是模糊不清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已知一个人擅长拳脚,是判断他更不可能被人打死呢?还是更可能被人打死?从一个角度看,似乎应判断他更不可能被人打死;但从另一角度看,似乎又应判断他更可能被人打死。如果人们得到结果反馈,或此人技艺超群死里逃生,或无事生非死于非命,人们就会立刻将此类证据纳入引起结果的原因,即证据整合,导致后见偏向。
      自我表现是指动机性的反应调整。也就是说,被试的自我抬举(self-enhancing)和自服务(self-serving)动机,导致其在后见判断时,有意或无意地作出虚假的反应。虽然有研究表明被试的动机强度对其后见效应没有影响[12],但后继的研究表明被试的动机对后见效应存在复杂影响,比如,Campbell和Tesser[16]发现,被试自我表现需要的迫切程度,与其后见判断的效应大小,显著相关。特别是在事件与自身有关联的情况下,自服务动机可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详见第3部分)。
      Stahlberg和Maass[17]将后见之明归因于元认知加工。Stahlberg等认为,被试忘记了初始的估计,只得进行猜测,在已知结果信息的情况下,他们就可能以结果信息作基准,认为他们的估计大概与真实结果接近。
      最近,Hoffrage、Hertwig和Gigerenzer[18]提出“反馈后最佳重构理论”(Reconstruction  After  Feedback  With  Take  The  Best,简称RAFT)。这一理论有3个基本假设:(1)如果人们不能记住初始判断,他们就会基于对情况的了解重构判断;(2)对事件结果的反馈会自动刷新人们关于事件的知识;(3)人们会使用刷新后的知识重构其初始判断,而不是使用先前的知识。这个理论是说,反馈并不直接影响人们对初始反应的记忆,而是刷新知识重构反应,间接地影响记忆。简言之,后见效应不过是知识刷新的副产品。
        3 后见之明的近期研究热点
      近期,研究人员对复杂情境下的后见效应进行了探讨。比如,在与自身有关联的情境中,人们并非毫无区别地表现出后见效应,而是有选择地对有利自身的结果表现出后见之明。
      Mark和Mellor[19]研究了自然情境下自身关联如何影响后见效应。他们要求3组被试对失业的可预见性作出后见判断,这3组被试分别为:失业工人、虽然失业但仍有事可做的工人、社区成员。研究结果发现:第一组被试比第二组被试更认为失业难以预见,而第二组被试又比第三组被试认为失业更难预见。换言之,随着失业与自身关联程度的增加,后见效应减小。
      Mark和Mellor[19]认为,这种结果可由自服务动机来解释。自服务动机指人们希望接受有利结果的荣耀和避免不利结果的咎责。前者可能助长后见效应(如:“我知道事情会如我所料,出现有利结果”);而后者可能有损后见效应(如:“不利结果是不可预见的,这不是我的错”)。失业组被试没有表现出后见效应,是因为他们想回避不利结果带给他们的尴尬。
      Louie[20]的研究也证实了自服务动机对后见效应的影响,他们发现:(1)得到有利结果的被试表现出后见效应,但当被试不能居功于有利结果时,就不会表现出后见效应;(2)被试得到不利结果时,不会表现出后见效应,而且他们多将结果归结于外因而非内因。
      Curren、Folkes和Steckel[21]发现,人们在进行团体决策时,也会出现类似现象:当其团体决策导致有利结果时,人们表现出后见效应;而当决策导致不利结果时,则没有表现出后见效应。
      Louie、Curren和Harich[22]实验研究了竞争情境下团体决策中的后见效应,结果发现:当团体决策导致有利己方的结果,人们表现出后见效应,导致不利己方的结果,则不出现后见效应;但当结果不利于对方时,人们又会表现出后见效应。
        4 后见之明的应用研究展望
      后见效应的研究,无疑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但其应用价值更不容低估。比如,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有数千人因使用被污染的血制品而感染HIV。数年后,一些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属诉诸法律,状告献血中心未采取有效措施筛除污染血源[23]。而献血中心指出,艾滋病的病因直到1984年才为人所知,抗体检验直至1985年才能够进行。这个案例的关键之处,在于确定献血中心在当时是否应当对血制品生产更加谨慎从事、对受血者提供危险警示。诸如生产厂家对产品副作用对用户造成伤害应负何种(或何种程度)责任的争论,更是屡见报端。对后见之明的探讨了解,无疑有助于此类争端的合理解决。
      在许多情况下,人们第二次决策的价值,取决于其在多大程度上摆脱第一次决策的影响。这样的例子,在司法审判、医疗诊断以及财经预测等领域不胜枚举。比如,现行的司法上诉程序,其公正性是建立在上级法官或审查机构能够完全摆脱先前审判结果影响的假定上,而这一假定是否成立?还有,责任人和受害者对事件发生可能性的估计,在事前事后都可能会有变化,其规律如何?所有这些课题的研究,都是可以在后见效应的框架下展开的,而且极有价值。
    【参考文献】
      [1] Fischhoff  B.Hightsight≠foresight:The  effect  of  outcomeknowledge  on  judgment  under  uncertainty.Journal  of  ExperimentalPsychology: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1975,1:288-299
      [2] Hertwig  R,Gigerenzer  G,Hoffrage  U.The  reiteration  effectin  hindsight  bias.Psychological  Review,1977,104:194-202
      [3] Pennington  D  C.The  British  fireman's  strike  of  1977/78:An  investigation  of  judgments  in  foresight  and  hindsight.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1981,20:89-96
      [4] Arkes  H  R,Wortmann  R  L,Saville  P  D  et  al.Hindsight  biasamong  physicians  weighting  the  likelihood  of  diagnoses.Journalof  Applied  Psychology,1981,66:252-254
      [5] Slovic  P,Fischhoff  B.On  the  psychology  of  experimentalsurprise.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Human  Perceptionand  performance,1977,3:544-551
      [6] Bukszar  E,Connolly  T.Hindsight  bias  and  strategic  choice:Some  problems  in  learning  from  experience.Academy  of  ManagementJournal,1988,31:628-641
      [7] Neisser  U.John  Dean's  memory:A  case  study.Cognition,1981,9:1-22
      [8] Hell  W,Gigerenzer  G,Gauggel  S  et  al.Hindsight  bias:Aninteraction  of  automatic  and  motivational  factors?Memory  andCognition,1988,16:533-538
      [9] Christensen-Szalanski  J  J  J,Fobian  Willham  C.The  hindsightbias:A  meta-analysis.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Processes,1991,48:147-168
      [10] Fischhoff  B,Beyth  R."I  knew  it  would  happen"—rememberedprobabilities  of  once-future  things.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Human  Performance,1975,13:1-16
      [11] Davies  M  F.Reduction  of  hindsight  bias  by  restoration  offoresight  perspective:Effectiveness  of  foresight-encoding  andhindsight-retrieval  strategies.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Human  Decision  Processes,1987,40:50-68
      [12] Fischhoff  B.Perceived  informativeness  of  facts.Journal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1977,3:349-358
      [13] Hawkins  S  A,Hastie  R.Hindsight:Biased  judgment  of  thepast  events  after  the  outcomes  are  known.Psychological  Bulletin,1990,107:311-327
      [14] Wood  G.The  know-it-all-along  effect.Journal  of  ExperimentalPsychology: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1978,4:345-353
      [15] Erdfelder  E,Buchner  A.Decomposing  the  hindsight  bias:Amultinomial  processing  tree  model  for  separating  recollection  andreconstruction  in  hindsight.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Learning,Memory  and  Cognition,1998,24:387-414
      [15] Campbell  J  D,Tesser  A.Motivational  interpretations  ofhindsight  bias:An  individual  difference  analysis.Journal  ofPersonality,1983,51:605-620
      [16] Stahlberg  D,Maass  A.Hindsight  bias:Impaired  memory  ofbiased  reconstruction?In:Stroebe  W,Hewstone  M  ed.European  reviewof  social  psychology.New  York:Wiley,1998.8:106-132
      [17] Hoffrage  U,Hertwig  R,Gigerenzer  G.Hindsight  bias:A  byproduct  of  knowledge  updating?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Learning,Memory  and  Cognition,2000,26:566-581
      [18] Mark  M  M,Mellor  S.Effect  of  self-relevance  of  an  eventon  hindsight  bias:The  foreseeability  of  a  layoff.Journal  ofApplied  Psychology,1991,76:569-577
      [19] Louie  T  A.Decision  makers'  hindsight  bias  after  receivingfavorable  and  unfavorable  feedback.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1999,84:29-41
      [20] Curren  M  T,Folkes  V  S,Steckel  J  H.Explanations  forsuccessful  and  unsuccessful  marketing  decisions:The  decisionmaker's  perspective.Journal  of  Marketing,1992,56:18-31
      [21] Louie  T  A,Curren  M  T,Harich  K  R."I  knew  we  would  win":Hindsight  bias  for  favorable  and  unfavorable  team  decisionoutcomes.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2000,85:264-272
      [22] King  W.AIDS,blood  and  liability.Seattle  Times,1989,June14,p.A1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