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嫌贫爱富的倾向

2006-11-28 00:50:44  赵志立  www.66wen.com  
  •      “强力人群”和“弱势群体”本是社会学中的概念。强力人群一般指那些经济收入较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在生活时尚和消费潮流方面居于主导地位的阶层。首都一家大报不惜用半个版画出了自己的“标准读者像”:“他(或她)是一位36岁左右较为成熟的年轻人,拥有高中或大专以上的学历,供职于政府机关、教科文卫单位或企事业单位的公务员、专业人士或白领人士,他(她)是拥有较高经济收入和消费投资决策能力、对于流行时尚敏感的享有最多的高档和豪华生活用品的城市人。”(罗建华:《点击报界“新概念”》,载《新闻记者》2000年第11期)至于“弱势群体”,没有人做过明确的定义,也没有报纸为他们画像。不过强与弱是相对而言的,按以上标准推论,那么生活在农村里的人(在中国至少还有8亿农民)非“弱势群体”莫属;生活在城市中的孤寡老人、贫困学生、失学儿童、残疾人无疑也属于“弱势群体”;再推而论之,一般企业职工、下岗工人、进城打工者,以及那些在社会平均收入之下而尚未“享有最多的高档和豪华生活用品”的城市人,都在“弱势群体”之列。

         不管这种划分是否有科学依据,现在我们确确实实看到一部分新闻媒体在不遗余力地向“强力人群”倾斜:在报刊版面和广电频道上,那些以白领、大款、“成功人士”以至“新新人类”为主要服务对象的专刊、栏目越来越多,而为平民百姓特别是困难企业职工、下岗工人服务的专刊和栏目却越来越少;在传播内容上,那些反映“强力人群”的价值观念、思想感情、生活方式的东西越来越多,而站在“弱势群体”

    的立场反映他们的愿望、要求、呼声的东西却越来越少;在舆论导向上,那些鼓励超前消费、追求物质享受、互相攀比斗富的宣传越来越多,而提供艰苦奋斗、勤劳致富、开拓进取的宣传却越来越少。更有甚者,有的媒体把西方一些消极、落后、腐朽的文化垃圾当作“前卫”“先锋”的时尚和潮流而盲目加以引进。这些媒体之所以钟情于“强力人群”,最主要的还是看中了他们的钱包。一位报纸老总对此曾直言不讳:“强力人群是社会财富的主要拥有者,不断优化和吸纳这个阶层,就等于拥有了取之不竭的‘注意力资源’,印刷机就会往外吐钞票而不是吐废纸。”

        新闻媒体固然要“满足多层次需要”,我们并不反对把“强力人群”作为媒体服务的对象,甚至专门办几份为他们服务的报纸或刊物,问题是这不能成为大多数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的办报(台)方向。社会主义的新闻事业是党和人民的事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既是党的宗旨,也是我国新闻媒体办报(台)的根本方针。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社会阶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和普通市民仍然是社会的主体,是新闻媒体服务的主要对象。新闻媒体应该充分考虑并满足最大多数人的需要,特别是那些在工作和生活上暂时遇到困难的群众,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反映他们的呼声、愿望和要求,表现他们的工作业绩,这才是真正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有一种观点认为,“强力人群”代表了受众中的主流,是一般民众认同的“舆论领袖”。媒体通过他们可以去影响一般民众,达到“二级传播”的目的。其实,这种说法带有很大的片面性。所谓“强力人群”和“弱势群体”,更多的是从物质层面来划分的。与不能简单地以经济状况来衡量人们的政治态度一样,我们也不能用经济状况来决定“注意力”的强弱,更不能用经济状况来判断是否代表生产力和先进文化。

        事实上,所谓“强力人群”在受众中仍然是一小部分人,他们代表不了大多数人对信息的需求,也不能成为具有导向作用的“舆论领袖”。新闻媒体若在传播和发行上过多地向这部分人倾斜,就会造成受众在接受信息上的不平等。强者恒强,弱者恒弱,不但在财富之间,而且在信息的拥有之间拉大了贫富的差距,形成传播学上的“信息沟”。嫌“贫”爱“富”,就会使普通百姓与媒体的距离越来越远,久而久之,使媒体最终失去大多数受众。

        西部一家都市报在创办之初以“市民报”定位,赢得广大市民特别是中下层市民的赞誉,曾创造日发40万份的纪录。近一年来,报纸为了“升级”,公开提出以高于社会平均收入水平的中上层市民为主要服务对象,其结果使报纸步入了下降通道,发行量骤减,广告收入也随之下降。可见,媒体的影响力绝非趋“强”舍“弱”所能奏效的。新闻媒体只有既关注“强力人群”更关注“弱势群体”,才能真正形成媒体与受众的良性互动。
    (完)免费论文网http://lunwen.freekaoyan.com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