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奴之谜

2006-11-28 17:34:50  湘巴佬  www.66wen.com  
  •  “昆仑奴”名称的由来耐人寻味。谭嗣同的绝命诗所云“去留肝胆两昆仑”,令人荡气回肠,光绪二十年,西元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湖南青年谭嗣同由湖南溯江而下直达上海,畅游京师,准备拜谒康有为,将一腔热血洒给中国……。维新失败后死于狱中,谭嗣同被当时称四君子之一。
      郑和下西洋领航的千里眼、顺风耳,可能就是熟悉南洋海域的昆仑奴,奇怪的是,越南文献中并没有关于郑和的记载,仅载有越南南朝受明朝‘干预’的经过,当永乐初年间湄公河口正是多事之秋,七下西洋五过占城,海船不可能沿九龙江(湄公河)而上,明史并载称到达真腊,若以一个庞大舰队出使,深入登陆真腊极为困难,可能分遣使节,从何仙一带登陆入吴哥城,昆仑奴又可担任翻译‘舌人’,则研究中国与南洋的关系,昆仑奴是相当重要的,否则谜题依旧浑沌。
      苏雪林考据这个题目,从昆仑一辞的由来和渊源,偏重“昆仑”山究竟何在?以及汉武帝的考证定位昆仑山,用数万字在学术上的价值无人能比,他自己在序言中也留给后人一片思想空间。结论不外乎昆仑指的是高大的山,这似乎太狭窄了。在我看来昆仑根本只是一个复词,屈原的辞赋中用昆仑两字最多,因为属于上古文字,可以从辞学上找到答案,如果研究甲骨文的象形字,更可以找出具体答案来。

    何喜文四川白莲教人,反清复明失败后,一度活跃闽粤海面为海,后组织天地会,部属黄忠同、张公引、梁文英、杨子福、周远权以昆仑岛为大本营,扶助越南阮朝有功。
                     
      昆仑奴部分来自昆仑岛的奴隶市场,昆仑岛就是今天越南的昆山岛,距湄公河出海口约一百二十公里的昆山岛,目前还是越南的囚犯岛,不对外开放,由大、小昆仑共十四岛群组成,总面积七千七百公亩,十八世纪初曾被东印度公司占据。文献记载昆仑奴为爪哇土著,被卖到中国后作为封建社会的奴婢买卖,在广东我遇到一个出租车司机,他到今天还在寻找与他同种的人,与中原任何种族都不相同的后裔,明显的与印尼、婆罗洲、几内亚等南岛屿族酷似,问他们自己出身来历,俱已经同化为中国人,并且满口广东话并曾刻意的到西域寻根,就是没有同类人种,由于昆仑奴在中国并没有列入正史记载,考据也困难,并不能以地域远近作论断,我也不敢贸然据以告知可能就是昆仑奴,仅仅侧面推敲讯问父亲、母亲来历,回答像父亲但父亲早已过世,也是终生没有遭遇任何同类,至于父亲尚有哪些亲戚,仅称尚有姊妹远嫁没有联络,即使有也是短命,他是活得最长寿的(五十出头苍老白发体格骨型完全不同汉人),他的待人态度就像高山族,非常坦率乐天。
                     
      九一一事件被撞毁的纽约世贸大楼,一般称作“双塔”造型,据我所知佛教所谓的七级浮屠就是塔,一般塔是单独存在的,只有当佛教进入中国后,根据双阙的方式造出子母塔或对称的台阁,例如春秋阁、铜雀台等,都没有称作双塔的。今天世界大城市的许多高楼大厦,都喜欢仿造“双塔”造型,不如说成昆仑造型,也许因为翻译英文的关系,造成积非成是的名词,而真正美好的古文反而被遗弃了。
                     
      中文的词和英文最大不同,就在于英文是一词一字,中文却用两字组成新词,例如大小、阴阳、天地、夫妻、乾坤,拆开来各又是一个字,合在一起就是另一义,却又彼此相关依存,从事翻译的人都知道很难意译。昆仑和凤凰一样,凤兮凤兮,凤是公的凤凰,凰是母的凤凰,凤跟凰本是同一种分属雌雄的动物,那么昆仑就是昆山和仑山,不管昆或仑应该都是一种雄壮的高台山,甚至这种高台往往并立或断裂成裂谷,或被河川(冰河)切割过,《释水》“河出昆仑虚,色白。中国土地历经数千年侵蚀开垦,森林消失高山流失颓倾,昆仑山渐渐消失,昆仑一词也不复常用。”此外从山海经到庄子、列子、管子、国语等,昆仑一辞无处不在,更增加我对“昆仑”一辞,仅仅是普通复词的确认。
                     
      台湾世纪大地震的震央埔里附近,有一座九份二山,造成整片大崩山的原始地貌,记者采访当地人问到九份二山是哪一座?当地人回答得很妙,整片山都称作九份二山,没有所谓的九份一山或九份大山,只因为地名叫九份,顶峰分成双尖所以称二山,因此正确二山应该念作‘两山’,而实地观察,先崩坍的其实是中央山脉,九份二山是被崩坍的山石推倒夷平的,主山峰较高没倒还在,不是平台状,所以提出来只是厘清古人命名的严谨。
                     
      在中国建筑上没有用到昆仑的另一个原因,系因为中国的建筑向来是木造的,一般并不像石造建筑的雄伟,到了近代水泥和石造建筑才高大起来,所以昆仑两字少被使用,在上海外滩的大洋楼,多是采用石块和水泥,坚固而粗壮的墙柱,可以被保留下来,反之中国的古建筑,除了故宫多半被烧毁或者倾颓,保留最多的反而是石造的贞节牌坊,牌坊终于也成为中国建筑的特色之一,这是中国建筑独有的特色,日本的神社门前一定有牌坊,以表示庄严神圣,它的材料则不拘限石材,也有木牌坊。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