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nwen.freekaoyan.com
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关系
lunwen.freekaoyan.com

2006-11-28 17:34:50  [英]杰里米·帕克斯曼  www.66wen.com  
lunwen.freekaoyan.com
  • 内容加载中...
    lunwen.freekaoyan.com
     
      英格兰人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加思考地把“英格兰”跟“英国”混为一谈。这使得生活在他们岛上的其他民族大为恼火。听听有些英格兰人的说话,你会觉得苏格兰人和威尔士人仿佛并不存在似的,或者只是渴望加入某个始终掌握着自己天定命运的优等民族。英格兰人说话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

      如果你怀着民族主义情绪来读一读苏格兰历史,你就会发现,那个将该国和英格兰合并的《联盟法》是由受贿的苏格兰贵族签署的。在《清地令》发布将近两个世纪之后,苏格兰高地的人们仍然对“苏格兰大屠杀”义愤填膺。当时,许多家庭被逐出土地,让位于大规模的养羊业。一位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对我说,这是“欧洲最有效的种族清洗运动。它由英国化的同性恋部落首领和地主实施,由警察、军队、苏格兰教会和议员协助,开辟了欧洲最大的沙漠”。他接着声称,苏格兰岛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出了不成比例的巨大牺牲,得到的报偿却是在联盟中占有最高的失业率和移民率。“假如希特勒打赢了那场战争,他们的日子也许还会好过一点,至少不会仍然有人生活在今天那些败落的村子里。”他最后怒气冲冲地说。
      ……

      在二十世纪英格兰人学会了避而不对西印度群岛人或亚洲人进行概括,但仍然放肆地对他们的紧邻下了全面的结论。有一首儿歌这样唱道:


      塔菲(英格兰人给威尔士人起的绰号——willswindsor注)是个威尔士人,塔菲是个小偷;
      菲闯进我家,偷走一块干酪;
      我去了塔菲的住所,塔菲他不在屋,
      塔菲闯进我的家,偷走一块排骨。

      此首儿歌已经从大多数儿童文学选集中删去,但你仍能在旧书店里找到它。它最初指的兴许是从威尔士越过英格兰边界的突击队。然而,即使在这比较敏感的时代,英格兰人仍把威尔士人描绘成一个花言巧语,表里不一,夸夸其谈,假作多情的民族。

      英格兰的电视肥皂剧里充斥了此类陈词滥调。1997年,《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电视批评家,抨击了这种现象,并且断言,“威尔士在各个方面都受到歧视。我们都知道威尔士人是喋喋不休的伪君子,道德败坏的骗子手,发育不良、心地狭窄、又黑又丑、生性好斗的小侏儒,因为他们不过是联盟中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他发现,许多威尔士人对此感到很反感,他们把文章交给了一个名叫辛格的负责种族平等的威尔士专员。

      英格兰人对苏格兰人的歧视就不是那样污辱人格。他们嘲笑苏格兰人气量不大,心情忧郁。沃德豪斯说,“区分心里气恼的苏格兰人和一缕阳光并不困难。”

      ……

      当然,两套说法之所以存在,理由很简单,它们有可能都是真的。但是,英格兰人对邻居的看法,也必定反映出他们自己的某些方面。苏格兰和威尔士实际上都是被英格兰强行占领的。然而,苏格兰人表面上是作为平等伙伴入伙的,亲眼目睹他们的:国王一一苏格兰的詹姆斯六世一一成为英格兰的詹姆斯一世(虽然他们有些人依然感到很生气,现在的女王被称作伊丽莎白二世:苏格兰人从来没有过伊丽莎白一世)。他们过去和现在都保持独立的司法和教育制度以及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传统。

      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关系从来不是平等伙伴的关系。15世纪初,欧文·格伦道尔揭竿而起,反对殖民者。叛乱被扑灭以后,那个公国成了英格兰的一块属地。亨利八世兴许废除了禁止威尔士人在英格兰拥有土地的惩罚性法律(那些法律是在格伦道尔起义以后出台的),但是,尽管他的血管里流淌着威尔士人的血液,他仍然要求那些在威尔士担任公职的人使用英语。威尔士人不顾约束,继续在内部使用自己的语言。因此,直到19世纪80年代,四个威尔士人当中估计仍有三个人愿意讲威尔士语。鉴于这个因素,他们本应更有可能而不是更无可能成为自己的主人。然而,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可与爱丁堡相比的都城,也没有独立的司法、教育或(直到实行新教教义的时候一一可是到了回那个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太晚)宗教机构。

      ……

      最瞧不起苏格兰人的著名英格兰人要算是约翰逊博士。他认为,“看到苏格兰,你就看到了一个更加糟糕的英格兰。”当他被告知苏格兰“有许多人有望成为高尚和非凡的人”的时候,鲍斯韦尔记录下了他的回答:“我认为,先生,你们确实有许多这样的人,”那位伟人答道。“挪威也有这样的人;拉普兰以出大量这样的人而著名。不过,先生,我要对你说,苏格兰人向来看到的是,只有沿着通往英格兰的康庄大道前进的人,才最有希望成为高尚的人。”连约翰逊本人也解释不清自己的偏见。然而,苏格兰人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他们至少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约翰逊只能找出一句话来回答鲍斯韦尔有关威尔士的问题:威尔士“跟英格兰没有太大不同,游客们别指望在那里看到任何新鲜东西”。

      ……

      威尔士人和苏格兰人的雄心在很大程度上是跟英国和大英帝国连在一起的。结果之一,两者的民族主义事业都没有远远超出“我们痛恨英格兰人”的阶段。凡有一个苏格兰和威尔士民族主义领袖跟欧洲其他国家建立起协调一致的关系,那么就有一千个人只是把对英格兰人的憎恨闷在心里。他们仍然处于后来成为第一任爱尔兰共和国总统的道格拉斯·海德在一个世纪以前所描述的阶段对英格兰怀着“隐约不明、持久不变的敌意”。结果,“英格兰昌盛的时候他们就难过,英格兰受挫的时候他们就高兴”。有一位著名的苏格兰记者甚至把跟英格兰进行板球比赛一一天哪,偏偏是板球比赛一一的外国球队称为名誉苏格兰人。于是,西印度群岛队成了黑皮肤的苏格兰人,印度队成了深褐色皮肤的苏格兰人,澳大利亚队成了乱七八糟的苏格兰人,新西兰队成了乱七八糟的、星期日关门的苏格兰人。

      按照如此生动的方法来看待世界,谁赢都没有关系,只要英格兰队输了就行。有一位在船上度假的苏格兰朋友想要知道1996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最新情况,便驶入苏格兰西南部的小海港斯特兰拉尔。他走进一家酒吧,观看英格兰队和德国队之间进行的半决赛。加时赛以后,双方踢成一比一平。以点球决定胜负的时刻快要结束的时候,英格兰队中卫加雷思·索思盖特的点球被德国队门将扑出,从而结束了英格兰队的欧洲锦标赛冠军之梦。“酒吧里一片欢腾,”他回忆说:“角落里坐着一个老头儿。我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我们互相接吻。我们就如此希望英格兰人惨遭失败”。

    本文节选自《英国人》(完)免费论文网http://lunwen.freekaoyan.com
    lunwen.freekaoyan.com
lunwen.freekaoyan.com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lunwen.freekaoyan.com
lunwen.freekaoyan.com
lunwen.freekaoy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