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士阶级形成史论(2)

2006-11-28 17:34:50  沈仁安  www.66wen.com  
  • 内容加载中...
     
    形成新贵

    这一阶段通称平氏政权。然而,平氏虽为武士 ,但他不是以武士身分,而是以新的贵族身分掌握权力的,因此不是独立的武士政权。从武士阶级形成史的角度,以“形成新贵”概括这一时期的特点,比较恰当。
    平氏掌握政权始于保元平治之乱。保元之乱起因于皇室内部对立和摄关家内部争权斗争的交织。1156年(保元元年)7月鸟羽法皇病死,崇德上皇与后白河天皇的对立公开化(祟德、近卫、后白河三人皆为鸟羽之子,鸟羽逼迫崇德让位于近卫 以后又由后白河继位,因此崇德对鸟羽和后白河不满)。时关白忠通与其父藤原忠实不和,后者策划以另一子赖长取代忠通。于是崇德与忠实、赖长结成一方,后白河与忠通结成一方。双方都企图利用武士的力量压制对方,崇德一方召集源为义、为朝父子起兵,后白河一方则依靠平清盛及源义朝的兵力。双方激战一日(7月11日),结果崇德一方战败。上皇流放,赖长战死,为义被义朝所杀,为朝流放。但论功行赏不均,立大功的源义朝(原为下野守,任左马权头)反在平清盛(由安艺守转任播磨守)之下,引起义朝的不满,而中下了平治之乱的祸根。
    保元之乱后三年,1159(平治元)年爆发平治之乱。后白河院(1158年让位于二条天皇)的宠臣信西勾结平清盛,两人专权,引起同为院近臣的藤原信赖与源义朝的不满。12月,平清盛赴熊野山参拜,信赖与义朝乘机袭击信西成功(9日)。平清盛得报后回京,27日两军激战,义朝败。信赖、义朝及其子皆被杀,仅年方13的源赖朝幸免,被流放伊豆半岛。经过平治之乱,平清盛成为京都最有力的武士团的首领,奠定了掌权的基础。

    保元平治之乱是因皇室和摄关家或贵族内部争权夺利而引起的战争,因此都是武士进行的代理战争。通过这两次战争,武士成为左右政局的决定力量。但平清盛并非以武力夺取政权,而是在代理战争中护卫皇室的一派有功,晋升为贵族,从而执掌政权的。因此他对院具有极强的依赖性,这正是平氏政权的重要特点。因为在数百年的贵族社会中形成了森严的门第观念,在贵族的心目中武士不过是侍、鹰犬、工具,地位很低,单凭两次战功并不能升进高位。保元之乱后平清盛不过升任播磨守,仍然是地方官。因此,要克服各种阻力,进入高位,必须与院结合,借助于院的权威,以至院的庇护;而且,即使如此,其晋升也不像摄关家或其他贵族那样可以越级,而必须一步步地上升,否则阻力会更大。因此,平清盛在平治之乱后次年1160年进正三位,列入公卿,任参议。次年任权中纳言,1162年迸从二位,1165年任权大纳言,1166年进正二位,任内大臣,1167年进从一位,任太政大臣。太政大臣是辅佐天皇的最高官职。平清盛任太政大臣是藤原氏以外任此职的首例,也是武士任此职的首例。从此平氏才进入全盛时代,因为由此平清盛获得了任官叙位的决定性发言权。但这己距保元之乱12年之久了。
    平清盛对院的依赖性从以下事例也可看出。1171年平清盛以女德子入后宫为高仓天皇妃(次年为中宫),但武士之女为后妃这是打破贵族社会传统的重大事件,阻力很大。为缓和阻力,德子以后白河上皇养女的身分进宫,可见也必须利用院的权威。1177年以西光为首的院近臣阴谋打倒平氏,但被发觉,西光被斩,称为鹿谷事。时西光供认:“我们策划危害归依佛教的相国(平清盛),法皇及其近臣都参加了谋议”,但是平清盛并未对院加以追究。1179年平清盛因后白河上皇与基房联合密谋消灭平氏,率数千骑进京,迫使后白河上皇停止院政。但次年1180年源平内战开始后不久,即请求恢复院政。1181年1月高仓上皇病亡,后白河院政重开。二个月后平清盛去世,其子宗盛宣称:今后一切听从院旨,承认院的领导地位。当然,平氏与院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平氏的角度看,其政权的存在是以与院相结合为前提的。因此,严格地说,平氏政权是平清盛与后白河院的联合政权。这是平氏政权的特色之一。
    其次,从形态上应该说,平氏政权是王朝国家体制的变异。平氏执政的形式,首先是平清盛任太政大臣(2月任,5月辞,被称为前相国),以及同族占据公卿和主要官职。平氏任公卿数不断增加,1170年约在7一9人之间,最多1183年达12人,大约占公卿数的一半(但在比例上未必超过摄关时期)。任地方国守大约在10国左右,最多时达29国。这是律令形态。其次是外戚。平清盛妻妹滋子为后白河上皇宠妃;其子1166年立为太子,1168年2月即位为高仓天皇,平清盛作为外戚而掌权。但他不是天皇的外祖父,只能说是准外戚。1179年11月停止院政后,准外戚的身分显然不够了,于是1180年2月迫使高仓天皇退位,由其女德子所生年仅三岁的安德天皇即位,这时才成为真正的外戚,从而成为实质上的最高权力者。这是摄关政治形态。第二,平清盛1168年患病,为此出家,但是后来痊愈。以后平清盛一直以出家的外戚身分掌政。当然这是偶然性,即因病出家,但以后长期以此形式掌政,就具有了与院政同样的性质,即可不受法制的约束。因此,平氏政权无论其那种执政形式,都未脱离王朝国家体制的框架,而不过是把太政大臣制(律令体制)、摄关外戚政治、院政三种形式集于一身。平氏政权并未创造出新的政权形态,它与以前的政权区别仅在于:(1)他是武门新贵;(2)他综合运用以前的政权形式。因此,平氏政权不过是王朝国家体制的变异形态而已。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