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史述評

2006-11-28 17:34:50  陈强  www.66wen.com  
  • google显示中
     
      希臘文明和印度文明可能源于雅利安人大遷徙之前某一共同的文化祖型,其基因在東南歐的愛琴海地區衍生希臘文.奧爾弗斯教.《伊里亞特》......,而在萬里之遙的南亞次大陸則衍生與之宛如親表的梵文.印度教.《摩訶婆羅多》.......作為一種純真自然而又不失貴族氣質的典型, 古典文化與基督教形成西洋文明內部一馳一張的共軛結構,并在文明心智成長的過程中不斷阻扼其流于庸俗.中古時代的西洋人尊崇亞里斯多德的學問,心態猶如渴望早日長大的孩子;而當尼采高揚酒神精神之際,歐羅巴已因理性發育過度開始懷念自己逝去的童真.希臘的列國時代所呈現的是以合縱連橫的城邦為單位的小戰國之局__其城邦意識類似近代的民族主義精神.希臘人因之在希波戰爭中戰勝強敵,捍衛了主權獨立;亦因之在隨后的伯羅奔尼撒戰爭中自相殘殺.終至衰敗.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的成就皆賴自然生命之揮發__希臘諸邦當其盛時英杰輩出.政通人和;及其衰也則人才凋零.亂象紛呈.雅典和斯巴達乃諸邦之犖犖大者:雅典自由開放.以商為本.注重個人權利.海軍強于陸軍;斯巴達則閉塞保守.重農抑商.熱中集體榮譽.陸軍強于海軍.布匿戰爭之時的迦太基和羅馬.爭霸地中海之時的威尼斯和土耳其.兩次世界大戰之時的英國和德國.冷戰之時的美國和蘇俄皆可視為這兩類國家種種變格.希臘既衰,繼起的馬其頓人借亞歷山大東征之勢將一種庸俗化的希臘文化傳播到世界各地__其行跡略類二十世紀的美國人.希臘化文化實則僅為社會上層偏愛理性的知識分子所接受,如浮萍般毫無根基, 一旦與東方新興宗教所散發的熱力相接便煙消云散.化為烏有.

      希臘的光榮奠基于文化藝術的成果,而羅馬的偉大則奠基于政治軍事的業績.從巴拉丁山丘的原始部落到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偉大帝國,羅馬憑藉由文明的理性發育所凝聚的強大的生命力征服了不計其數的部族和邦國.早期的對手象薩莫奈人即與羅馬人同屬血氣方剛的半開化民族,其心理特征一般是講信義.重榮譽.好勇斗狠__而羅馬在薩莫奈戰爭中的致勝之道恰恰是與其年齡不相稱的機詐靈活: 可以在條件不利時繳械以求生, 亦可在時機有利時背約而開戰. 而爭霸地中海的勁敵迦太基則在社會機制的發育上較羅馬老成許多__比如,他的雇傭兵制即相當馬略改革之后的羅馬軍制. 當布匿戰爭之時, 羅馬尚葆有凝聚共同體成員的愛國熱忱, 而迦太基人公而忘私的部落意識已因商品經濟的腐蝕而澌滅__后者無論在體質還是意志上皆遜于前者.所以漢尼拔婁敗強敵卻無法置羅馬于死地,而西庇阿由扎馬一役便迫使迦太基簽訂城下之盟.由元老貴族和退休執政官組成的元老院是羅馬共和國的靈魂.它以集體領導的形式集近代民主國家總統與國會的大權于一身--既具高度的行政效率又避免了個人獨裁之弊. 今日民選領袖當其熟悉業務時可能已屆任期之半,而元老院作為人格化的決策者永遠都是深诌h的政治老手.元老貴族乃羅馬部落傳統的守護者,有政治經驗和對國家的責任感__不象軍閥那樣迷戀獨裁的權力,也不象民眾那樣沉溺生理的本能.后來軍政首長之建制的膨脹孕育了唯力是尚的武人專政,而人民大會之建制的擴張又使昔日淳樸的公民淪為寄生的流氓無產者__老成凋零而羅馬遂無善政矣.元老院與軍政首長以及人民大會之間此消彼長的權力角逐是理解從格拉古改革到屋大維獨裁這段后期共和歷史的一條重要線索.
      帝國時代揭開序幕的時候,羅馬已是人到中年,只在元首政治的共和外表上還能辨認得出他的童年模樣.公元九年,帝國的瓦魯斯軍團兵敗條陀堡森林,由此奠定了日耳曼世界與羅馬世界的疆界.日耳曼尚是天真浪漫的兒童,喜歡自由自在.無所拘束的生活__他的內心充滿神話的意象,自我意識晦而不彰,還沒有產生控制自己的意志;與之相應的是經濟交流只有偶然的物物交換, 氏族內部土地公有.分配使用, 部落成員之間關系平等, 往來交接一依習慣與成例. 羅馬早已是持重老成的大人,他偏愛節制而有序的生活__腦海閃現的是抽象的名言,其人工于心計.錙銖必較,已因閱歷形成高度的主宰心;與之相應的是商品貨幣關系居于主導,私有產權明晰,科層組織孕育政治權威,法令滋彰而條文瑣細.野蠻的日耳曼在自然生命的驅使下象洪水一樣順勢泛濫,傾向恢復宇宙本性的自由;文明的羅馬則以意志的力量筑起堤防以守護領地,其中成長著種種人為的文化成果.這堤防便是羅馬的法.邊墻及其驍勇善戰的軍團.帝國的意志隨其衰老的過程逐漸松弛.當來自東方的神秘主義思潮征服地中海世界的時候,羅馬已止息其思想,開始進入精神恍惚的夢境__他的堤防終于潰決了.東羅馬帝國拜希臘文化豐厚底蘊之賜尚能挽松弛的意志于不墮.當此之際,在政治的舞臺上叱 風云的主角已經輪到了阿拉里克.阿提拉之輩.從歷史上看,文明民族的偉大首領往往野蠻而有血性, 猶如一群老人當中的青年; 而原始民族的偉大首領則往往機敏而有致,好像一群兒童當中的成人.在文化生命意識清醒的時候,金銀貨幣成色足量,社會分工充分發展,各大城市富庶繁華,以市民的消費需求為依托興起奴隸制的資本主義農場;隨著文化生命的神志模糊,良幣為劣幣所逐.退出流通,社會動亂造成商路阻塞,曾經繁盛一時的都會普遍走向沒落,資本主義農場亦為自給自足的莊園所取代.滄海橫流而帝國的機能日趨退化,莊園遂由純粹的經濟單位蛻變為全能的獨立王國,有自己的武裝.法庭和監獄.強人各據一方,代行國家的職權,而人們在心理上越來越象軟弱無依的兒童--中世紀的身影已隱約可見了.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