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WTO后的中国农业和农民

2006-11-27 14:39:12  论文网收集整理  www.66wen.com  
  • google显示中...
     

          中国加入WTO之后,在享有经济全球化收益的同时,急剧地增长了开放市场的种种风险,这包括现在的社会冲突显现出来,外部冲击直接影响宏观经济稳定,尚不具备利用经济全球化的人群,地区边缘化,尚不具备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行业和部门受到严重冲击,原有的经济不安全、社会不平等及政治不稳定会随之被放大或者相互关联强化,如果不能够有效地管理社会冲突,就可能由经济危机引发社会危机,由社会危机引爆政治危机。就中国加入WTO之后的具体受益和受损情况而言,那些在近期改革中遭受沉重成本负担的阶层所受到的打击将是最大的1 。其中,我国八亿农民2,至少在短期和中期内,是受到冲击最大、风险最明显的人群。因此,中国加入WTO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提高国家管理社会冲突和协调社会利益的能力,使全社会各利益主体特别是使八亿农民及弱势人群从市场开放中降低各种成本和代价,应使他们收益最大化,风险最小化。 
        
        一 发展中国家开放的悖论 

        
        改革不是发展的目标,只是发展的手段。开放政策不是替代发展战略,而是发展战略的一部分。美国哈佛大学国际经济学教授罗得瑞克(Dani Rodrik)在总结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中,批评了盲目崇拜开放论或全球化论。他认为,没有证据为许多人所宣称的全球经济一体化本身将改善经济绩效的观点提供支持。他发现社会冲突及其管理在外部冲击对经济的影响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潜在的社会冲突愈大,外部冲击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就越大,例如收入差距越大的国家,经济增长下降的幅度也越大;社会分裂程度越多的国家,对外部冲击的应对能力就越差;同样在给定的外部冲击和社会冲突情况下,解决和处理冲突的管理机构越脆弱,例如缺乏人民广泛参与的政治民主,缺乏社会保障制度和资金补偿利益受损者,缺乏良好的政府治理、司法和公民权利制度保护,那幺遭受经济动荡和冲击的可能性就会增多。这是许多拉美、中东或其它发展中国家发展战略中的痼疾,就像“脚后跟”一样,滞后的反映和脆弱的管理能力是这些国家在经济全球化中内部动荡不止的原因所在。最近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经历了长达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的,但是经济愈来愈不平等,政治愈来愈腐败的印尼苏哈托(Suharto)政权受? 窖侵藿鹑谖;寤髦蟮目逄ǎ飧龆嗝褡骞以谖;凶呦蚧炻遥珿DP总量下降了20%以上。 
        
        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经济全球化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选择,但又是一个严酷的社会冲突现象。发展中国家要加快发展就必须开放,但开放不是“免费的午餐”,不是没有经济社会成本的,而且风险极大且相当不确定。愈是发展速度快,开放程度大的国家,内部发展不平衡性就愈明显,社会冲突可能性就愈大。这是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悖论,也是开放的悖论。 
        
        二 中国加入WTO最大风险是农业问题与农民收入问题 
        
        中国加入WTO最大风险是甚幺?就是长期存在的日益突出的农业问题与农民收入问题,加入WTO之后则使中国发展最大的问题“雪上加霜”。当谈到中国农业和农民时,江泽民总书记多次讲到,“我常常睡不着觉”。也正如朱镕基总理最近坦然所言,加入WTO之后“我最大的担心是农业问题”。为甚幺中国加入WTO之后最大的风险是农业,最大的冲击人群是八亿农民? 
        
        首先,农村、农业与农民问题始终是中国现代化长期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这是与中国的基本国情相联系的。2000年中国农村人口八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2/3,1999年世界农村人口32亿人,占世界总人口的46%3,中国农村人口占世界农村人口的1/4。2000年中国农业劳动力占总劳动力的一半,这相当于美国、法国、德国在1870年的比重4。这些基本国情在短期内很难改变。过去十年农业附加值GDP总量比重大幅度下降,由1990年的27%下降至2000年的16%5;按支出法计算,农村居民消费额占GDP比重由1990年的28%下降至2000年的22%6。这两个比重明显下降,使八亿农民处于极其不利的境地。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