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全球能源安全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2006-10-26 03:58:22    博士教育网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 google显示中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十分荣幸能接到委员会的邀请来此讨论有关能源安全问题。能源安全问题我已经关注了25年之久,也是我的著作《石油风云》(又称《石油金钱权力》)一书中的主题之一。
      一年前,我们这个听证会关注更多的是理论性的东西,充满了“如果怎样”等假设分析。过去几个月所发生的事件使这一主题又重新推至前台,并再次证明了石油对我们的安全以及经济的重要性。目前海湾石油问题尤为突出。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来自非海湾地区国家,如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的大范围石油中断的影响。委内瑞拉石油出口锐减的影响甚至超过了伊拉克石油出口中断对市场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油价大涨、美国石油库存下降。石油进一步中断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我们应该看到随着北半球冬季的结束,石油需求在下降,而且其它产油国石油产量的大量增加,国际石油价格的势头是持续向下。
      但是有关能源安全问题的重要性仍不会消失。能源安全不是一个新的问题。自100多年以前工业社会兴起,这一问题就已经反复出现。在一战前夕,温斯顿·丘吉尔作为皇家海军上将,开始用石油替代煤炭作为皇家海军的动力源,于是便出现了能源安全问题。结果,皇家海军的动力来源从威尔士的煤炭转向了伊朗的石油。面对新的风险,丘吉尔所诠释的能源安全原则是:“石油的安全与确定性存在于品种多样性”,至今这一结论仍未过时。

    近百年中,能源安全不断地被列为首要问题。在二次大战中这一问题是一个极为关键的层面。在二战以后的几十年,先后爆发了5次中东危机,它们或是造成世界石油供应中断或是险些造成中断,而现在则是第6次。
      上一次的危机发生在10年以前,即1990-1991年的海湾危机。当时,世界石油生产中心——波斯湾受到严重威胁,萨达姆·侯赛因即将控制该地区,并使其政权将石油转化为政治经济以及军事力量——甚至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后,伊拉克的石油不再进入世界石油市场。回首往昔,十分清楚的看出,冷战以及海湾危机解决后,我们显然在过去的10年里对安全问题过分自信。其中包括能源安全。
      今天的听证会,我的主要目的是回答委员会提出的一些问题,主要有三方面:
      第一,给委员会提供一个清晰的全国能源形势框架;
      第二,辨析并确定我们考虑有关能源安全所需的主要理论;
      第三,讲述各地区,包括俄罗斯和西非与未来石油供应形势相关的国际关系,并试图回答有关“海湾石油在全球的重要性”的问题。
      能源安全十分突出,其原因很明显:
      伊拉克战争——中东的骚动与危机。这一问题包括了从伊拉克到恐怖主义、基地组织、人口压力、巴以冲突以及族代变迁问题。
      美国石油进口量提高。25年前,即1973年石油危机的时候,美国的原油进口占国内石油消费的比例是36%,而现在则超过了50%。
      市场压力。“新经济”时代,能源安全从人们意识当中流失。2000年至2003年,即后“新经济”世界的今天,能源价格上涨提醒着人们能源的重要性。
      脆弱性。除此之外,即关注传统的石油流向外,我们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关注点,即能源基础设施的安全,这是美国“本土安全”的一部分。
        一、美国能源形势
      美国10.5万亿美元的经济得到能源的支持。其中93%来自于石油、天然气、煤炭以及核能,其中石油约为2000万桶/日,占能源消费总量的40%,天然气占22%,其它的2.6%来自水电,3.5%来自生物能源。尽管风能处于上升趋势,但它和太阳能所占比率仍不超过千分之一,相当于7.5万桶油当量/日。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消耗了将近四分之一的世界石油,而美国的GDP占全球GDP的三分之一。
      美国石油进口占石油总消费量的50%多。美国石油消费的70%来自于西半球,包括美国本土的生产和西半球其它国家的进口(见表1)。其它的20%则来自于西非和北海。美国石油进口量增加的直接原因是,美国这些年的石油需求的增长大大超过了其国内石油产量的增长。
        表1 2002年11月美国石油进口“前5个国家”  
    加拿大     2.07百万桶/日
    委内瑞拉    1.60百万桶/日
    尼日利亚    1.59百万桶/日
    墨西哥     1.53百万桶/日
    沙特      1.50百万桶/日

      
      资料来源:美国能源部,能源月报。
      自20世纪40年代美国成为石油净进口国以来,美国对石油进口增长的前景格外关注。二战时期,盟军所使用的石油当中,7桶有6桶是美国提供的。之后的30年中,“能源独立”的呼声一次又一次的出现。然而,这些年里,美国已经从各个方面更加深入地整合到全球经济当中,从而显现出了更高的生活水平和就业率。这一观点是5月15日即将出版的太平洋盆地调查研究报告系列《占领至高点:为世界经济而战》的主题之一。其中一些数据是:20世纪90年代美国对外贸易量增长了一倍,现在相当于GDP的25%,而20年前只是10%。1980年美国国际电话拨打数量为2亿次,到了90年代末这一数据超过了50亿次。此外,7个美国制造业工人当中就有1个受雇于非美国公司。
      然而,石油成了战略经济。问题不是美国是否应该进口,而是如何避免进口所造成的脆弱性。除非制订一些严格的管制措施或者取得一系列重大技术突破,现实的问题不是如何减少进口,而是如何使之稳定。但是该怎么做呢?这里没有一个惟一的答案或者公式。
      节能的地位很重要。美国在节能方面已经取得了一系列进展。今天,美国单位GDP消耗的石油量仅为70年代的一半。
      石油稳产(或增产)同样重要。在一个强大的环保架构内,技术意味着石油在生产能力和效率方面可以取得非凡的进步。墨西哥湾深水区域是美国石油生产增长的主要地区,它抵补其它地区产量的下降。但是那里的石油产量能否持续增长取决于政策因素,即石油公司如何获得资源。这一点极其重要。
      一个重大的技术革命今天正在展现,这就是我们所称的"DOFF"("digital  oil  field  of  the  future"),即未来数字化油田。这一技术集丰富的信息、控制技术、遥感装置、“智能钻井”,以及高精确测量仪器于一身,勘探和生产将更为准确集中。其结果是最终石油生产成本大大降低。从而,过去成本昂贵而且很难得到的石油资源供应变得经济可行。DOFF的影响将是巨大的。在未来5~10年内,数字化油田将使世界石油储量增加1250亿桶,大大超过了目前伊拉克已探明的石油储量。
      新技术,特别是交通部门的技术,将是十分重要的。由于美国的交通工具不能快速更换,这方面技术的优势只能在未来逐渐得到显现。虽然我们大量讨论过燃料电池,但是它还不能在运输领域快速成为具有竞争力的技术。而中期影响力巨大的技术将是混合燃料汽车,部分为内燃机驱动,同时可以使用电池驱动。
        二、能源安全原则
      美国是一个石油进口大国,而且是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在考虑到能源安全问题上有哪些主要原则呢?基于过去30多年中美国所累积的经验,我提出以下常识性的观点:
      1.应充分认识世界上只有一个石油市场。美国是全球石油市场的一部分。这个市场是一个超大的物流系统,每天运转着全世界7700万桶的石油。美国的安全依存于这一整体市场的稳定。
      2.丘吉尔90年前的格言至今仍然适用:多样化的供应是安全保证的关键,这已经成为美国70年代以来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期委内瑞拉、伊拉克的石油生产突然中断,以及尼日利亚生产的锐减,都证实了这一点。
      3.紧急库存,例如美国战略石油储备,是美国防止供应中断的第一道防线。因此,它们的价值不应被低估和削弱,不应将其变成一种调控市场的工具,如作为应对因季节性因素或市场分割所造成的临时性市场混乱的手段。同时,主要石油生产国保持剩余产能是防止供应中断的主要防卫手段,1990年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4.现在的石油市场远比过去几十年更加灵活。干涉和控制只能适得其反,从而阻碍市场系统的自我调整。尽管很艰难,抵御对市场进行微观调控的诱惑则是对公共政策的最大贡献,也就是所谓的“小的无为即是大的有为”。美国在70年代管制的结果是,严重妨碍了汽油从不需要的地区流入需要的地区。
      5.积极寻求与其它进口国的能源合作关系,无论一些贫穷国家,还是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如中国和印度这样的石油进口增长最快的“全球大国”。这种合作可以在双边或是多边基础上进行,多边合作的楷模是国际能源机构。
      6.政府可以通过准确的信息建立比较自信的预测,同时促进业内信息的有效交换以获得市场的快速调节,从而减轻市场恐慌。
      7.多数的石油出口国都认识到利益的相互性,并且都对“需求安全”感兴趣。它们乐意与消费者保持稳定的商业关系,消费国的购买常常是这些国家主要的收入来源。所以,美国需要与出口国保持对话和持久的合作。
      8.一个健康的、有科技推动的国内能源工业是能源安全的一部分。因此,大范围的研发和创新并考虑到目前和未来的环境需求是目前应该承担的义务。
        三、今天的石油供应——明天的石油供应
      表2向我们展示了世界石油生产和石油储量地区分布的基本概况。显而易见的是,中东地区是最大的石油产地。但是同样值得关注的一个特点是自70年代以来非欧佩克国家的石油产量有了显著的增长。从而,海湾地区的生产份额从40%下降到了30%以下。最值得注意的是伊朗的石油产量在过去25年里下降了35%,伊拉克石油生产能力在1990-2000年下降了20%。
      石油储量则是另外一种情况。世界石油储量大部分在海湾地区,人们一直以为其储量占世界的66%。但是这一数据已经过时,目前海湾地区只占世界的56%。
        表2 世界石油产储量地区分布  
          占世界石油产量比重%  占世界石油储量的比重%
    北美洲      18.5          17.7
    美国       10.4          1.8
    加拿大      3.3            14.8
    墨西哥      4.9            1.0
    中东       29.2          56.5
    沙特       11.6          21.5
    伊朗       4.8            7.4
    伊拉克      2.9            9.3
    科威特      2.7            8.0
    阿联酋      3.2            8.0
    非洲       11.1          7.6
    亚太地区     10.6          3.2
    拉丁美洲     8.8            8.1
    欧洲       9.1            1.6
    欧亚大陆     12.5          6.4
    俄罗斯      6.8
    其它       4.0

      
      资料来源:Cambridge  Energy  Research  Associates,Accenture,and  Sun  Microsystems,Global  oil  
    Trends  2003.
      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世界石油供应不是一个确定不变的数。相反,它是动态的、变化的。石油剩余储量也是动态的。如果“新”的伊拉克处理好各种安排并重新融入世界经济,这种画面还会改变。这是因为在伊拉克可能出现新的勘探开发机会,并将大大提高其石油储量,再次将海湾地区在世界石油储量的份额提高。
      供应环节刚刚发生的重大事变不容忽视。去年是自80年代中期以来世界储量增长最大的一年。世界剩余石油储量比20年前超过50%。新的储量增长约为1750亿桶(合250亿吨),相当于伊拉克已探明石油储量的50%以上,沙特的三分之二。然而最大新增石油储量不在中东,而在加拿大。在艾尔伯塔省运用先进技术处理油沙沉积层,削减了将近一半的成本,使得这一巨大的潜在供应列入经济可用的“已探明”石油储量之列。海湾地区的石油是世界上开采成本最低的,其对世界经济健康发展的核心作用毋庸置疑,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同样至关重要。该地区的石油产量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强。
      但是与此同时,这些资源同时存在于一个庞大而多样的全球石油生产和供应网络当中。看不到这一点就等于看不到整体关系。当前一些说法让人们相信,伊拉克对世界石油供应特别重要。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伊拉克的石油供应还不到世界石油总供应量的3%;而技术正在创造许多新的供应,只是多数人目前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另一点,人们总是说伊拉克是世界第二大已探明石油储量国家(尽管伊拉克勘探程度如此之低而且没有深入,然而关于伊拉克“已探明”这个词还是有疑问)。但是现在伊拉克已经不再位居第二了,而是排在了加拿大之后位居第三。伊拉克的石油储备与其邻国科威特、伊朗和阿联酋相差不很明显。
      剑桥能源研究协会预测了未来10年世界石油供应的增长情况,根据产能增长幅度情况来看,一些值得关注的增长来自欧亚大陆(俄罗斯和里海地区)、西非、拉丁美洲以及加拿大。美国墨西哥湾深水区域同样也是十分重要的。
      从增长的绝对量来看,中东的增长应该是最大的。据估计,中东的产能将增长700万桶/日,高于其它地区的增长势头。但是俄罗斯和里海也十分接近这一水平。
      世界总体石油生产能力的增长必须满足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需求的增长,这主要是由中国和印度主导的需求增长。自1990年以来中国的石油消费量已经增长了一倍,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而且正在逼近甚至超过日本的石油消费。
      但是未来石油供应前景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主要由经济、政治、公共政策以及技术等因素来决定。无论评判世界哪个石油产区,一个首要因素必须是投资框架的稳定性和合理性以及外资的开放程度。第二点则是需要计算时间结构。当涉及主要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项目时,“长期法则”将不可避免地居于主导地位。这些油气项目可能会持续5年、10年甚至15年。在每一个阶段,投资者都将面临管理风险。这将在一段时间内促进投资环境的完善,进而满足政府和国际公司双方的要求。
      当讨论伊拉克石油工业恢复和扩展的时间表时,以上几点应该牢记在心。
      未来这些主要地区将如何发展?首先,加拿大将成为令人瞩目的生产国——由于艾尔伯塔省的油砂以及加拿大东部海域的开发,其石油日产量将从2003年的300万桶增至2010年的450万桶。
      1.俄罗斯和里海地区
      俄罗斯和里海地区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以新的面貌出现在世界石油市场上。而在过去的10年里,有关前苏联国家潜在石油资源的乐观或悲观的论调一直交替笼罩着世界石油市场。一种说法就是,预计里海地区将成为一个新的“金矿”或者一个新的波斯湾。另一种说法则是,俄罗斯联邦的产量将会逐年递减。
      在过去的10年里,有关里海地区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描述产生了巨大的变化。10年前人们认为,里海的碳氢化合物储量主要以石油为主,聚于盆地南部三分之一的地区。而现在,在经过了大量的勘探后,大部分的石油储量则聚集在盆地北部三分之一地区,而南部的三分之一地区的碳氢化合物主要以天然气为主。
      这种变化给我们展示出了开发里海的商业风险和地缘政治关系方面的一种完全不同的景象。里海北部的石油资源靠近俄罗斯的运输管线系统从而使俄罗斯成为里海石油出口通道的首选。而对于里海南部的天然气资源,其主要市场是俄罗斯或是土耳其还不清楚;里海天然气资源的比例到底有多大还不明确。
      根据我们的调查,我们认为以下几项因素有助于加强我们对这一地区潜在资源增长的信心。
      俄罗斯石油工业在很大程度上正经历着现代化的洗礼,其石油工业过去是受前苏联油气工业部的计划管制,现在则由各独立的石油公司按照世界标准进行运作。新技术、新组织以及新观念将完全改变其石油产量的前景。观察者认为工业前景的转变重点在于效率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尽管运输瓶颈问题目前仍很严重,但已经逐步改善。从去年和今年的产量锐增及评估储量的巨大增加来看,该地区的前景令人期待。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4年半时间里,俄罗斯大部分石油产量的增长主要归功于俄罗斯石油公司自己。除了库页岛海上石油开发比较突出之外,俄罗斯的大部分石油生产增长则主要来自于西西伯利亚这个前苏联传统的石油工业基地。截至目前西方主要的投资者只是一些技术服务公司。
      1998年8月的俄罗斯金融危机给西方投资者以重创。然而,之后几年俄罗斯经济一直保持稳定增长并一直坚持市场改革。这些都增强了西方投资者的信心,并创造了更为坚固的经济政治合作基础。经过了多年的挫折与失望后,俄罗斯现在已经成为西方公司资源多元化投资的首选地区。预计世界资本市场将会比现在更看中俄罗斯的石油储量的价值。
      目前美国和俄罗斯已经形成了一个新的战略伙伴关系。这对增进能源关系提供了一个背景。实际上,能源关系在众多关系当中是举足轻重的。目前评定由伊拉克战争造成的美俄两国间的能源关系紧张的意义和影响还为时过早。但是俄罗斯政府已经在反对美国对伊政策和支持美国作为经济伙伴之间清楚地划分出一条界限。
      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突破运输瓶颈的新管线的开发。今年5月初俄罗斯可能最终决定远东石油运输管线的路径问题,或是通向俄罗斯远东港口或是通向中国的接收终端(大庆)。同时,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修建一条通向不冻的摩尔曼斯克的北部管线,该港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用于运输美国租借法案的货物。这样一个系统将使得俄罗斯成为美国重要的石油出口国。摩尔曼斯克到美国东海岸的距离要小于从波斯湾出发到达美国的距离。
      同样,运输瓶颈问题也随着里海地区石油外输新管线的修建而得到逐步解决,同时也促进了该地区产油国石油产量的增长。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俄罗斯和里海石油产量增长趋势强劲,该地区年石油产量将从2000年的780万桶/日增至2010年的1420万桶/日——增长几乎达到60%。此外,俄罗斯作为“天然气的沙特”一直向西欧国家供应大量的天然气,具有很重要的地位。未来几年内,俄罗斯将向东亚经济发展中国家甚至美国供应液化天然气(LNG)。
      当然,也有进一步使俄罗斯或者里海脱轨的可能和意外。但是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一地区的发展基础已经比过去更加牢固。俄罗斯和里海地区石油供应的增长将对世界石油市场的稳定做出新的重要贡献,尤其在其它非欧佩克国家产量下降的情况下这一点更加突出。美国有很多的理由继续加强和扩展与俄罗斯的政治经济关系。通过进一步发展这些关系,与俄罗斯政府进行合作促进能源开发,美国政府将对全球能源安全做出重要贡献。
      2.西非:处在门槛上
      西非的上游石油和天然气工业正处在门槛之上。在经过了几年稳定但意想不到的石油产量增长之后,西非逐步成为全球石油生产增长的主力。西非的潜力在于近几年在安哥拉、尼日利亚以及赤道几内亚等国的深水海域的油气大发现。大部分新开发的油田都在海上,但是也不尽然。一旦乍得-喀麦隆石油管线完工,乍得南部蕴量10亿桶至今尚未开采的石油将出口到世界石油市场。美国许多石油公司希望参与西非的开发。
      西非的潜力有多重要?西非的产能将从2002年的460万桶/日增至2010年的780万桶/日——增长率将近70%。根据美国剑桥能源研究协会的预计,2002-2010年间全球石油产能增长的五分之一将来自于西非。这些增长将加强美国石油进口的多元化从而提高美国的能源安全。对于西非石油来说,美国是一个天然的市场。
      安哥拉和尼日利亚拥有这一地区石油产能的绝大部分,2002年约占80%。但是其它生产小国可能在2010年实现重要的产量突破。赤道几内亚,直到90年代中期还没有任何石油产量,但是2010年该国的石油产量预计将从2002年的22万桶/日增至40万桶/日。在未来几年内,乍得的石油产量将从零一下子增至25万桶/日。尼日尔目前也已经发现了石油,但是缺乏出口管线是导致该国石油开发无法实现的因素之一。尽管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水域还没有发现石油,但是由于该国准备发放勘探许可证,从而引起石油公司的极大兴趣。
      西非的潜能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政治和市场因素可能致使实际上能够实现的潜能很少。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们已经看到,骚乱对石油生产的影响。尼日尔三角洲,即尼日利亚主要的石油产区的暴力事件导致3月份市场石油产量突然减少了80万桶/日。目前关闭的产量约为尼日利亚石油产能的30%。尼日尔三角洲地区频繁发生产量中断事件,但是此次中断的数量是非比寻常的,是尼日利亚政治混乱状况的写照。
      可以确定的是,西非石油上游业具有巨大的增长前景。如果西非想要实现潜在的产量增长,有三个风险必须克服:
      欧佩克配额限制和政府政策。对于众多西非产油国来说,政府政策,例如国内的产量控制,都将导致比预期更为缓慢的石油产量增长。
      天然气的销售。伴生天然气缺乏市场出路是否会导致新油田开发的推延?如果石油开发当中碰到伴生天然气,而天然气无法回注地下或找到销路,这将威胁到新油田的开发。天然气的销路,抑或是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在国内和地区市场销售,还是生产气变油(GTL),对于西非实现经济增长至关重要。天然气甚至可以促进该地区经济一体化。一条从尼日利亚到加纳的天然气管线已经被讨论多次,如果该管线可以建成,将成为这一地区经济一体化的里程碑。
      政治环境。政治不稳定,包括不可预见的政府变革或者国内动荡甚至是战争,都可以导致石油勘探与开发形势复杂化,这里可能不是推迟项目进度,就是放大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而且,缺乏政治稳定将导致内部的混乱冲突、无法控制石油收入,从而无法利用这些收入促进经济的增长以及提高生活水平。
      美国政府和国际金融机构可以与西非政府和石油公司合作,减少一些能够导致西非潜在石油产能增长受挫的风险。政策重点在于以下几点:
      帮助加强国家制度。西非柔弱的政府机构常常导致石油收入无法用作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以及提高生活水平的催化剂。
      增强与西非各国的政治关系。美国与西非各国政府保持坚固的关系可以帮助石油公司扩展投资。这种关系也将有助于其它方面的努力,如安全合作。
      开发国内和地区天然气市场。西非具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尼日利亚的天然气储量与其石油储量相当。天然气可以作为扩展这一地区适度发展工业的基础。丰富的天然气储量也可以为快速发展电力提供可能。发展地区天然气市场,例如上述尼日利亚-加纳的天然气管线,将导致邻国之间更深层次的经济合作。工业基础的增长以及电力供应提高将为西非各石油生产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促进经济的更大发展以及社会的稳定。
        四、结论:一个最终的公理
      在开篇时,我引用了一位英国首相有关能源安全的话语。这里我想将引用另外一位英国首相的话语作为结束。我记得几年前我与玛格利特·撒切尔夫人关于《制高点——重建现代世界的政府与市场之争》一书的讨论。她在我们谈话结束时这样说:“记住撒切尔法则”。由于不熟悉,我问她什么法则。她说:“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你最好有所准备!”
      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充分考虑一些意外,不管是在中东、委内瑞拉还是尼日利亚。但是,撒切尔法则对我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法则,实际上是一个基本原则。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们讨论能源安全时必须牢记这一法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
欢迎访问Freekaoyan论文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