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保持中国出口可持续发展

2006-11-26 17:04:30  林跃勤  www.66wen.com  
  • 内容加载中...
     一 出口是国内市场的外延和进口的保证条件,与消费、投资一起被视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出口还是国内企业开阔视野、参与国际竞争和享有外溢效益的重要手段。伏尔泰说,从伊丽莎白时代开始,英国已经就借用海外资源和扩大贸易的重商必要性达成了一致并于1650年通过了《航海法》,为打开越洋贸易开绿灯。早期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大多通过对外开拓和发展对外贸易而获得财富并转化为资本,率先实现工业化。出口导向型、出口替代型贸易战略,或外向型贸易战略,包括“初级出口导向”与“次级出口导向”两层意思,前者指依靠初级产品出口来推动经济增长,也叫“初级产品出口型贸易战略”,后者指通过制成品出口带动经济发展。出口替代型贸易战略最早由美国发展经济学家古斯塔夫.拉尼斯于1973年提出,其本意是以劳动密集型制成品出口来替代劳动密集型的农产品出口,但后来的许多文献都把出口替代与出口导向型战略视为一体,如世界银行《1987年世界发展报告》把出口替代型贸易战略等同于外向型贸易战略,实质都是指优先与鼓励出口的战略。阿根廷经济学家劳尔.普雷维什关于制成品出口的扩大,不仅可以弥补贸易逆差,还可以解决进口替代工业化的种种问题的论点,对发展中国家从60年代末开始的从进口替代到出口导向战略的转变具有较大影响。 从80年代开始,特别是90年代初以来,出口优先成为我国外贸发展战略和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如在党的十三大报告中强调说“出口创汇能力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国对外开放的程度和范围”。在国家通过提供优惠贷款、贴息、出口补贴、退税、奖励等多种扶持措施支持下,近20多年来中国出口以比gdp增长率平均高出一倍的速度发展,中国出口商品占世界市场的份额已经从1978年的0.75%上升2002年的5.1%,中国在世界出口大国中的排名相应地从1978年的第32位上升2002年的第5位;出口占中国gdp 的比重从1997年的20.3%上升到2002年的26.6%。出口商品结构也有了显著改善:初级产品与工业制成品的比例已经从1990年的25.2:74.8 变为2002年的9:91,其中,高技术产品出口比例从20.18%上升到34%。这表明中国多年来所坚持的出口导向型外贸战略取得了巨大成就。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出口高速增长的主力军是外资企业,外资企业对我国出口的大幅度攀升和结构的改善已经起着主导作用,外资企业出口占全国出口总额的比重由1997年的41%上升到2002年的52.2%,同期,外资企业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所占比重由70%上升到85%。外资企业对我国出口增量的贡献度已经由“九五”期间的47%上升到2001年的81.7%,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总额的比例已经从1994年的47 %上升到了2002年55.3%,加工贸易在高新技术产品出口中所占的比例更高达88.6%,2003年上半年中国高新技术出口总额中加工贸易出口占到了89.5%。这与世界贸易强国一般贸易出口比重大于加工贸易出口的情况大相径庭,表明我国本土企业的出口能力及其增长潜力还远没有得到发挥。与出口高速、持续增长相伴生的一些问题不容忽视。 出口商品技术水平低。按照世界经验,通常用10年时间一国经济和贸易结构就可以发生质的飞跃,但中国自改革以来已经过去近1/4个世纪,经济贸易结构并未发生质变,产品技术水平差,消耗高、污染严重等现象很严重,如我国每一单位gdp所需消耗的石油是日本的4倍以上,1998年中国每个ppp美元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高达0.9kg远高于0.5kg的工业现代化参考水平。出口产品技术水平低,缺乏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国内企业出口产品仍主要依靠劳动/资源型初级产品,制成品也多是质量低、性能欠佳、外观设计和加工粗糙、技术工艺落后、低附加值的产品,制成品特别是机电产品占世界机电产品出口总额中的比重仍只有2%左右,高新技术产品则更不到1%。中国出口工业基本上还处于典型的简单加工和组装性、低级型和低效型发展阶段,等离子屏技术、手机芯片、汽车发动机和总成等核心技术均掌握在外国公司手中。 出口效益不佳。近年,我国许多大宗出口产品都陷入了出口越多、获益越少的怪圈。中国国际贸易条件(指出口对进口的交换比价)在恶化,从1993年到2000年我国整体贸易条件下降了13%,而且,占出口大头的制成品下降14%,初级产品下降2%。同期,中国制成品出口量指数上升了160.7,而出口价格指数则仅提高了3%。如1999年作为出口彩电的龙头企业的22家上市家电企业净利润是35.6亿元,2000年下降到0.4亿元,2001年则亏损28.4亿元。我国出口中的相当部分是靠出口退税和地方政府在土地使用、银行贷款贴息和各种奖励等方面给予优惠才得以实现,如2002年出口高速增长重要推动因素就是在提高出口退税率和加快出口退税进度等的刺激之下实现的。加工贸易国内加工增值率在1995年之前一直徘徊在1.2-1.29之间,远远低于世界发达国家之间的加工贸易增值率而水平,近年有所提高,但很有限。我国是最大的皮鞋出口国,但出口单价不到5美元,瓷器出口单价只有0.2美元/件,出口价格不仅远低于国内市场价,甚至低于成本价。如果长期靠出口大量无价格弹性或者低价格弹性产品,国家很容易陷于出口与贫困化同步增长的尴尬境地。 内需受到出口的挤压。出口与内需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对于发展中大国来说,出口不应是根本目的,而是一种手段—充分享有贸易的静态和动态利益的手段,而内需的大头—消费是社会生产的最终目的和经济增长的原动力,消费在拉动经济增长时还具有稳定经济波动的作用—由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相对稳定性和消费需求的相对刚性,消费需求的波动性相对较小,从而可在相当程度上削弱投资需求波动和出口波动对经济造成的影响,避免宏观经济过于剧烈升降。通过计量经济模型所作的分析表明,在影响中国经济增长的需求因素中,内需即国内消费和投资是最主要的,出口是次要的和补充性的,如按照1981-1999年的统计数据所建立的回归方程,消费、投资与出口对gdp的影响系数分别为0.631、0.249和0.127,内需与投资比出口对拉动经济增长具有重要得多的意义。特别对于中国这样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的发展中大国,依靠广阔的国内市场就能比较容易实现资源与经济结构转换的规模经济的要求,不必片面依赖国际市场和出口。但长期以来我们忽视国内市场消费需求,过分追求国际市场,强调出口优先,把出口与内需置于对立面,形成出口挤占消费的情形,这也是我国消费率一直过低、内需不足的原因之一,如2002年发达国家平均消费率为78%,发展中国家为74%,而我国只有58.2%。按照美国发展经济学家钱纳里的观点,人均gnp达1000美元时,世界居民消费率平均达61%,而2001年中国人均gnp接近1000美元,居民消费率却只有47.09%。1999年中国人均个人消费支出额在世界居倒数第5位。摩根斯坦利2003年2月份对外发布的“2003年中国经济预测”报告中指出,2002年中国gdp增长中的74%是依靠出口增长带动的,而通过内需增长实现的带动只占26%,这是按任何标准都是偏低的比重,而且,这些内需主要是由财政基建投资和外资所拉动。许多到日本出差的中国人乐意到日本的百元店去购物,在这里他们可以以比国内更低的价格买到国产品。不计利润的出口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内需不振,个人消费增长乏力,消费物价指数在过去两年连续下跌,反过来增加了出口压力和冲动,在出口明显无利可图、甚或亏本的情况下,许多企业也只得寻求出口,以求企业能运转下去。而中国廉价商品浪涌国际市场、外汇猛增,招致此起彼伏的反倾销潮和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不断,中国通缩已经被指责为世界通缩的“祸根”。 劳动者收益与出口增长不协调。按照古典比较优势贸易理论,一个国家只有发挥自己的禀赋资源优势才能在国际贸易中获得好处。但我国许多出口是通过浪费资源、恶化环境和牺牲劳动者福利取得的,如一些出口企业为了提高出口竞争力而经常无偿加班加点,减少必要的劳动保护和环保设施,致使劳动者的生命安全缺乏保证。按照国际劳工组织(ilo)公布的2001年20多个国家劳动工伤10万人死亡率指标,美、英、德、法、日5国平均值则只有3.18人,中国则为8.1人,我国综合安全生产(事故)指数为255,大大低于发达国家(100)。此外,一些出口企业不仅拚命压低工人工资,而且还经常拖欠工资,工人以跳楼来抗议的事件屡屡发生。据联合国《2002年贸易和发展报告》中国劳动力的平均工资甚至低于肯尼亚和津巴布韦,只相当于美国平均工资的约1/50。罗斯福总统早从1933年7月12日起就将实行最低工资制作为在大萧条中缓冲劳资矛盾、保证劳动者最低生活水平和重整经济的重要新政内容之一,而在今天“来我们这里投资吧,工人工资少,投资赚钱多!”成了一些地方官员招商引资的时髦和招牌!靠工人低收入来维持低价出口已经在中国形成了这样一个“怪圈”:企业出口价格、收益低→职工收入低、国家税收少→个人消费支出低、国家应承担的社会公共开支低→公民公共福利,如卫生、文化、教育、交通等条件差→工人受教育程度低、素质低、产品质量与技术含量低。2003年春夏爆发的sars从一定意义上讲正是这个“怪圈”的一个侧影。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发达国家不断要求发展中国家改善生产者劳动条件和提高工资待遇,sa8000社会责任标准正在世界各国逐步推广,违反人道和蔑视劳动者应有的权益的出口生产经营将日益受到文明世界的不齿和排挤。 盲目出口扩张和低价竞争方式引发反倾销潮。从1997年到2002年3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我产品发起500多起涉及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影响我国出口170多亿美元。中国加入wto的议定书中所作的我国入世15年之后才能取得市场国家地位的规定也给wto成员在对我进行反倾销调查时任意选择使用第三国价格作为参照提供了口实和增加了无辜产品被裁定为反倾销和实质损害的概率。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威尔.马丁指出,由于对中国产品实行非市场待遇,在未来15年内中国70%的产品容易遭受反倾销措施的攻击。在世界经济萎靡不振和通货紧缩的总体形势下,对我反倾销加剧固然有国外对我国和我国产品的歧视性因素,但我们也不能不检讨、约束一下自己的贸易策略和扩张行为。国内一些出口企业灼灼逼人、不计成本竞相上演的自杀式的“跳楼”出口“秀”可能或多或少威胁到了他国工人的饭碗和企业的生存,也就自然成为“中国威胁论”的口实和反倾销与特别保障措施的靶子,进而损害我国整体经济安全与利益并牺牲未来的国际市场。 过高的出口依赖度威胁国家经济安全。2002年中国贸易依存度已经达到50%,已经远远超过20%的世界平均水平(2000年),其中出口依赖度达26.6%,而美、日出口依赖度不到15%。而且,中国出口过分集中和日益依赖少数发达国家和地区市场,如2002年仅对日本、美国、欧盟和“四小龙”的出口就接近85%,对美国一国的出口依赖度就接近20%。而且,由于对美顺差较大,按美国方面的测算为1050亿美元,而且在不断攀升,如2003年1-7月按中方海关统计对美顺差已达287亿美元,已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地,引起美方强烈不满,美方将制造业大量裁员和失业等归咎于中国的不公平竞争。9月9日美国众参两院一些参议员提出了一项要求对中国产品一律征收27.5%的关税的法案,美商务部长埃文斯认为,没有那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引起如此多的担忧!为此,2003年9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成立一个针对非法倾销及补贴等反竞争反不公平贸易行为特别调查小组,还成立了由近20个部门参与的部际协调机制,负责监督和跟踪中国企业界动态、法规变化、双边贸易流量等并提出采取相应对策。与此同时,中国另一个主要贸易伙伴欧盟也称中国成为欧盟的头号逆差国,欧盟主席国意大利一些官员宣称要发起抵制中国商品运动。如果美、欧和其他一些主要贸易伙伴国家对中国的制裁与报复措施一旦付之实施,则我国经济链条面临绷断之虞,就会发生经济运转不灵和大量失业,甚至引发社会动荡。 资料来源: 《中国统计年鉴2003》, * 为预计数值 二 面对出口高速增长的大好形势,我们不能胜利冲昏头脑,需要冷静分析,洞察潜伏的危险,转变观念,趋利避害,推动我国出口保持高速、高效、持续的发展势头。 树立出口战略新思维,防止片面追求出口高指标。虽然我国已经居世界贸易“老五”的位次,但我国离贸易强国还很遥远。从2002年世界各国人均出口量指标来看,我国出口能力更是非常低下,如我国人均出口额为243美元,不到占第一位的新加坡的1/10(30200美元),只有居第72位的俄罗斯(742美元)的1/3弱。因此,为了扩大我国进口必要资源、先进产品和技术的能力,继续扩大出口无疑是我国相当长时期努力的方向。但是,不能为出口而出口,杜绝把出口额度当作企业领导人进入仕途和升官的考核指标,只看出口增长率,出口创汇指标而不看成本/效率指标的做法。在国际市场复杂多变、全球经济面临周期性萎靡不振、贸易保护盛行的条件下,出口导向战略和政策受到越来越严峻的约束和挑战,不适度的外向型出口依赖将加大中国经济危机和与外部世界的冲突。因此,在继续实施扩大出口战略的同时,我们务必以保持贸易平衡、追求贸易效益及出口、内需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为目标,不可盲目制订不切实际的出口和创汇储备高增长指标。 转变增长模式,把提高出口效益做为出口战略的重点。按照巴格瓦蒂1958年提出的贫困化增长理论,对于一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来说,由于出口产品国际需求的价格弹性不高( |εp|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