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华:全面系统地理解市场经济概念

2006-11-26 17:04:30  张建华  www.66wen.com  
  • google显示中
     自1992年中共十四大明确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十年间,有关市场经济的理论探讨和宣传报道实在多得不可胜数,但对于市场经济,我们是不是真的懂得了呢?  我记得好象在一本什么杂志上看过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的一句话:熟知的东西,并非真正懂得的东西(是否黑格尔讲过这句话,原话怎样,我记不真切了,但这句话是很发人深省的)。我觉得对市场经济也是这样,虽然人人天天都在市场经济的汪洋大海中穿梭往来,但实际上远非所有的人都真正了解市场经济。  如一些宣传报道在提到市场经济的时候,颠来倒去,总是那么一句话,即:根据市场需求来组织生产,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好象只要这样做了,就是市场经济了。  而在一些理论著作和文章中,则反复强调的不过是市场机制或价格机制,似乎市场经济只是“供求决定价格、价格调节供求”这十二个大字。  坦率地讲,我以为这些看法都是很肤浅的,很片面的。实际上市场经济的内涵是极其丰富而深刻的,本人因从事有关经济学教学和研究工作,累年潜心思索,有一得之见,愿意写出来,借《中国研究》一块宝地,与广大读者交流。  一、市场经济是一种开放的经济  市场经济不同于传统小农经济,它不是面向家庭需求,局限于家庭资源,满足于自给自足;而是面向市场需求,利用市场资源,在广阔的时空范围内组织生产营销。  对于中国人来说,面向市场需求,目前基本上已经被普遍接受了,但利用市场资源的观念,却仍然淡薄的很。如现实经济生活中,每当要搞一点投资和建设的时候,总听到人们说这样一些话:“我(们)没钱”、“我(们)不会做”……等等,都是“我(们)”字当头,这就是一种相当典型的小农经济语言,表明人们的眼光还是局限于自己身边的那一块小天地,而看不到广阔的大市场。若换用现代市场经济语言,就不能这样说了。一个人不能只盯着自己手头的几块钱,自己没有钱,可以从市场上融资,市场上资金多得是,就看你会不会利用它了。同样,技术也一样,你自己不会做,可以雇请别人来做,市场上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有,就看你是不是能够慧眼识英才了。  同样的问题也表现在理论界。我们经常看到类似这样的一句话,即经济建设要从当地的实际出发。这句话,乍一看,好象是正确无误。但仔细一分析,其实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够严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特殊的国际国内历史条件下的一种特殊的暂时的建国方针,从根本上说来,也是一种小农经济观念在经济建设方针上的反映。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省、一个县、一个企业在经济活动中,只是局限于自己当地的实际情况,只是知道使用自己的资源的话,那实在无异于作茧自缚。比较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从市场实际出发,其中包括当地市场实际,更包括广阔的外部市场实际,以至国际市场实际。  总而言之,市场经济不仅要面向市场需求,更要注意充分利用市场资源。二、市场经济是一种按值论价的经济  由于市场经济是一种开放的经济,是面向市场需要,充分利用市场资源的经济,这就决定了市场经济最基本的特征之一,就是各种产品和劳务以及各种资源都要通过市场来交换。简单地讲,市场经济就是一种按值论价的经济。  这一点,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长期计划经济观念的影响,一般国人是不大肯接受的。上个世纪50年代就曾试图消灭商品经济,1958年“大跃进”中产生了公共食堂,实行吃饭不要钱。后来公共食堂虽然取消了,但对商品经济感情上总是疙疙褡褡,看着不舒服,总觉得是异类,一有机会就想试着取消掉。至于市场经济就更如同洪水猛兽一样,连提都不曾提及。  自1978年底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改革开放的方针以来,国人对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憎恶才逐渐得以改变。起初只承认生活消费品是商品,后来慢慢地生产资料也成了商品,再后来劳动力也慢慢地吞吞吐吐地承认是商品,……最后,终于什么都可以是商品了。  但这还不算完,至今我国正统的收入分配理论,在引进按生产要素分配的同时,仍然保留了按劳分配这一条尾巴。对此,笔者已有文章(见《中国研究》2001年8月号)指出按劳分配从来就不是一个科学的概念。现在我国正统收入分配理论仍坚持按劳分配,只能说明人们的思想观念僵化到了什么程度。虽然实行市场经济改革已经十年了,但人们骨子里仍然还在向往过去那种计划经济的理想(其实是幻想)。  有鉴于此,有必要特别提醒读者注意一下,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一种按值论价的经济,所有各种资源和产品都是要通过市场定价参与市场交换的。这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特征。  三、市场经济是一种专业化的经济  市场经济不同于小农经济的又一个区别是,它是一种“专业化”的经济,而不是“小而全”的经济。  小农经济一家一户,自给自足,绝大部分生活用品都要靠自己家庭来生产。久而久之,养成一种观念,就是“小而全”、“大而全”、“万事不求人”。这种观念历史悠久,根深蒂固,影响可谓既深且远。新中国建国以来五十多年,时时处处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  如1966年毛泽东提出著名的“五七指示”:“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撇开其政治上的错误不谈,单就其思维模式来讲,实在堪称典型的小农经济观念。  再如,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工厂办社会”、“学校办社会”、“机关办社会”……各个单位均自成一体,这也都是传统小农经济观念在社会组织结构方面的具体体现。  更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多年来国人已经形成一种思维定式,无论大事小事,总是一事当前,全体动员。如冬天下了大雪,农村犹可,城市可就不同了,积雪妨碍交通,影响之大,是万万小视不得的,怎么办呢?通行的做法是,市政府一声令下,全体市民悉数出动,一起上街扫雪,其场面声势浩大,煞是壮观。诸如此类的事,实际上也是传统小农观念在作怪。其影响所及,便导致了长期以来困扰我们的种种“党政不分”、“政企不分”、“政校不分”……等问题。  而市场经济,就不同了,它实行广泛的社会分工和技术分工,每一社会组织都只承担一种专门的职能,每一个人都只从事一种专门的技术工作,是一种高度专业化的经济。如上述扫雪的事,如果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国家,就不会出现这种全民动员的做法,而是会由专门的市场组织承担扫雪任务。  我们国家目前市场经济还在草创,因此出现上述种种“小而全”现象也一时难以避免,但可以预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分工和技术分工越来越细,专业化程度肯定也会越来越高。  四、市场经济是一种协作经济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与专业化相对应的另一面,就是广泛的社会协作和技术协作。所谓社会协作,就是各个社会组织之间在广阔的市场范围内开展协作,共同完成各种社会经济活动。这里不但有企业之间的协作,也有企业与政府、企业与学校、企业与科研单位等等之间的协作。总而言之,各种社会组织之间都需要相互协作,才能完成各自担负的具体业务。  所谓技术协作,则主要是指一个企业组织内部不同部门和个人之间的协作关系。其具体情形,就象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里所表现的那样,每一个个人只完成一种简单的操作,全体工人通过协作,共同完成产品的生产。  当然不同的社会组织之间在开展社会协作的同时,也会将技术协作作为其全部协作活动的一个具体内容,这是不言而喻的。  协作是市场经济不同于小农经济的一种根本区别。按现代系统论观点,企业就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它作为一个整体,通过分工协作,能够创造出较之各个企业要素孤立地发挥作用时所能创造的价值之和更大的价值,即存在一种系统效应。笔者曾有一篇文章专门论及这一问题,并据此提出了“协作价值”概念(可参看笔者在《中国研究》上发表的有关文章)。笔者认为,这是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增值和国家经济增长的根本源泉。  中国由于传统小农经济的影响,人们总是习惯于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力图达到万事不求人的理想境界。更甚而至于,互相拆台,挖墙角,窝里斗,而不愿意或不善于合作共事。这方面的具体表现很多。如近年来,一些企业在产品出口竞争中,竞相压价,直压到大家都无钱可赚,引发有关国家动用反倾销措施为止。再如,一些领导干部在决策时,往往自以为是,独断专行,而不愿意或不善于倾听和采纳旁人的意见,这与其说是一种管理制度问题,莫如说是一种文化观念问题。  有一句老话,还编成了一首歌,广泛传唱,其歌名就是“团结就是力量”。我希望我们的同胞千要不要只是唱着玩一玩了事,而一定要具体落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学会与人协作共事。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记得美国微软公司的比尔·盖茨曾说过这样一句说:中国并不缺少人才,而是缺乏战略观念和协作精神。此可谓一言中的,值得我们深思。五、市场经济是一种规范经济  由于存在广泛的分工与协作,就相应地需要一整套规范来协调人们的行为,其中包括各项法律、各项行政法规、企业内部规章以及各种技术性规范等。  近年来,有人提“市场经济是一种法制经济”,这是正确的,但不全面。应该看到市场经济除了法律之外,还包括大量的各种规章制度等。  这一点也与小农经济完全不同。在小农经济状态下,由于一家一户,自给自足,实行个体经营、个体劳动方式,在管理上相当散漫和自由,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和生产,只要不触及旁人的利益,就不会招致旁人干涉。而市场经济就不同了,时时处处事事都需要与他人合作,因而一切行为都须按有关规范行事。  如一件产品,若是用于自己家庭消费,“差不多”就可以了,但如果是用于市场销售,就必须达到一定的技术标准,否则就会引起用户的不满、退货、索赔等。  再如,一个人在自己家里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喜欢做的一切,但在机关、单位、车间和公共场所,就不能那么随心所欲了。日前,有媒体报道清华一学生在北京动物园里用掺有浓硫酸和烧碱的食物喂熊,致使五只熊受伤,被抓获。此事引起了社会普遍的公愤,众多媒体和网友评论严词斥责。我想,如果该学生伤害的是他自己家里饲养的熊或狗或猪等等,就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了,甚至干脆什么反响也没有。这就是小农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区别。  我们的问题在于,由于长期小农经济的影响,人们头脑里社会规范的观念十分淡薄。对此,唯一的出路只能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逐步培养。六、市场经济是一种自由竞争经济  市场经济特别引人注目的一个特征就是自由竞争。企业之间、企业与用户之间、以及不同的用户之间都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这种竞争是全方位的,包括资本、技术、人才、土地、信息等所有市场资源和所有各种产品,都是竞争各方激烈争夺的对象,而竞争的焦点则在于各种资源的质量和价格,每一方都企图获得尽可能物美价廉的市场资源,同时又都力图在市场销售中获得尽可能高的价格回报。这一竞争的激烈程度,完全可以与炮火连天的战争相媲美,真个是“你死我活,优胜劣汰”。至于造成一点收入差距,贫富不均,苦乐有异,那当然更是题中应有之义,不在话下。  这里我想提请读者特别注意一下“优胜劣汰”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可以说是市场经济这一概念的精髓。多年来,我国国有企业改革改来改去,总是半途而废,改不下去,实际上就是卡在“优胜劣汰”这四个字上了。由于建国以来几十年间长期宣传,人们思想上普遍形成一种浓厚的政治道德观念,就是认为国家必须保障每个人的生存和生活。因而每当改革改到一些亏损企业需要破产,一些工人将因此得不到生活保障的时候,就畏缩不前了。可以说“优胜劣汰”这四个字,特别是其中的“劣汰”这两个字,是检验市场经济的试金石,我们是真的要搞市场经济呢?还是叶公好龙呢?关键就看能不能、敢不敢坚决落实这四个字了。  此外,还要就此提醒读者注意的,就是市场经济既然是一种自由竞争经济,那么就不可能使所有的企业同时获得良好的经济效益,任何时候总有一些企业由于种种原因出现亏损,甚至破产。这一点在确定国有企业改革目标时,一定要引起注意。从一些媒体宣传报道来看,似乎只有全部国有企业都实现扭亏为盈,才算改革成功。我想,如果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是这样确定的话,那么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  七、市场经济是一种价格调节的分散决策经济  在决策机制和资源配置方面,市场经济的基本特点是价格调节、分散决策。即由每一个企业和每一个个人根据市场价格和自己的需要及实力,通过理性分析,作出自己认为合适的决策。其基本的调节机制就是价格的涨落,每当一种产品供过于求时,价格就会下降,厂商便据此减少生产,而消费者则据此增加消费需求,反之,当一种产品供不应求时,则会引起价格上涨,从而刺激厂商增加生产,以满足更多的市场需求。整个市场资源配置都因此而不断地调整,以随时适应市场需求的变化,满足人们不断发展和变化的生活消费需要。  应该说,在目前的历史条件下,通过市场机制来配置市场资源是适应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的。这也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取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本依据。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这一改革方向是正确的,改革实践是成功的。  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市场机制绝不是完美无缺的理想经济体制。它也有自己的缺陷,从理论来分析:首先,市场价格调节是一种事后的调节,在价格调节开始之前,供求失调,资源配置失当,已经是既成事实;第二,市场价格调节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如供求过于时,价格下降,从而导致供给减少,试问供给是如何减少的呢?在实际经济生活中,供给减少,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企业破产倒闭,数以万计的工人失业……等,不知要上演多少人间悲剧,其代价是巨大的;第三,市场价格调节是一种迟效的调节,由于市场经济运行所固有的巨大惯性,并非价格一下降,生产也马上随之下降,而是要等价格下降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生产才会缓慢地减少下来,那么在缓慢下调的过程,又有大量的资源浪费了。  除此以外,由于市场价格机制调节,招致社会成员收入分配差距拉大,一些工人失业等等,还会进一步引发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这也是千万不能忽视的。  八、市场经济是一种风险经济  在市场经济情况下,由于实行价格调节下的分散决策机制,因而,整个市场便呈现为一种随机概率状态。一切都在变化,都不确定,每一个决策都总是面临着一定的风险。这就要求有关管理决策人士在做出自己的决策的时候,在确定目标和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的时候,一定要留有余地,富于弹性,以便做到随机应变。  这一点在经过十多年的经验以后,已逐渐为国人所接受,其中最典型的变化就是近年来国民经济发展计划中的数字指标越来越少了,几近绝迹。  但这方面的问题依然广泛存在。例如,我们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每当布置一项任务的时候,就总能听到“一律”、“必须”、“严禁”之类的词语,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再举一个更具体的例子来讲,我们在学校里从事教学,每一门课程规定多少学时,本来就是一个约数,但实际操作中偏偏有人较真,多一小时不行,少一小时也不行。这也是传统精确观念的体现。  当然,这里应该申明,属于技术范畴的问题,还是要严格精确。如卫星发射一丁点误差,就可能导致整体发射失败,造成数以亿计的巨额财产损失。  此外,关于市场风险问题,还需要说明一点,就是一些人在谈论少数人的高收入时,常常会用“风险收入”来解释,给人造成一种印象,仿佛只要肯冒风险,就一定会带来高额回报,这也是错误的。实际上,既然存在风险,那就肯定是既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失败的可能,并且失败的可能性还比较大,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这一点,在从事实际市场业务操作时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一个企业要成功,必须要能经得起市场风险的考验。  九、市场经济本质上就是资本主义经济  在历史上,市场经济是从依附于小农经济的小商品经济发展而来的,起初只是着眼于家庭需要,由一些个体手工业作坊解决农户家庭本身解决不了的生活和生产需求,如铁制农具的生产和食盐的生产等等,但后来随着市场的扩大,在市场需求的拉动下,个体作坊的规模,终于突破了家庭范围的局限,开始雇工经营,且逐渐应用各种现代机器生产技术,资本主义经济便由此应运而生。因此,从本质上来说,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这两个术语实际上是从不同角度来描述同一个经济现象,市场经济侧重于强调宏观资源配置方式,资本主义经济则侧重于强调微观经济运营方式。  文到这里,必须提一下邓小平1992年南巡谈话中的一段话,原文如下:“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  这一段话在上个世纪90年代曾经各种媒体广泛宣传,可谓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这段话在推动我国市场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曾起了巨大的历史进步作用,其历史发展和进步意义,是不可抹杀的。但若仔细推敲一下,则可发现这段话其实并不那么科学,至少存在以下一些错误,值得商榷:  (1)“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言外之意,资本主义也有计划,也可以叫“计划经济”。这是将“有计划的经济”与“计划经济”混为一谈了。笔者认为,大凡概念命名,都是就一定事物的本质和主流而言,计划经济也不例外,“有计划的经济”不等于“计划经济”,只有政府计划在资源配置中占起主导作用的经济,才可以叫计划经济。照此标准,资本主义经济显然是不够格的,不能将资本主义经济看成是“计划经济”。  (2)“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言外之意,社会主义也有可以叫市场经济。这与前一条错误是一样的,不再重复。  (3)“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这是割裂了手段与目的之间的根本联系。打个形象的比喻来说,这就好比切菜要用菜刀,打仗要用枪炮一样,二者从根本上来说是不能混用的。但问题在于,有时打仗缺枪缺炮,怎么办呢?只好暂时用菜刀凑合一阵子,“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不是很有名吗?但能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说,菜刀也属战争武器呢?我想恐怕不能吧。  再举一个例子,过去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打仗惯用运动战,可谓得心应手,战则必胜。这一点,国军方面是了解的,如1948年夏天晋中战役时,阎锡山就曾组成一支“闪击兵团”,试图用运动战术来与人民解放军一争上下。结果,还是解放军胜利,阎锡山失败。原因在哪里呢?根本原因就是战争目的不同。人民解放军是为人民利益而战,得到人民支持,所谓如鱼得水者也,而国民党阎锡山之流,则是为少数利益集团而战,坑害广大人民利益,因而如盲人瞎马,寸步难行。这生动地说明,在目的与手段之间是存在某种根本联系的,一定的手段从根本上来说只能服务于一定的目的。  因此,我以为,比较科学的说法应该是这样的:社会主义(我指的是将来进入高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计划经济,而资本主义经济则本质上就是市场经济。  (4)从科学方法论的角度来讲,邓小平这段话实际是一种非历史的观点,其所谓“社会主义”一词,实际上只是“现阶段的社会主义”,而远非社会主义全体。我相信,将来进入高级阶段的社会主义,全人类结成一个统一的社会整体,届时必将是实行统一的计划管理。当然,勿庸多言,这种计划管理决不是我们国家在上个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所实行的那一套东西,而一定会有一套相当完善的计划管理体制,这一点我们无须为后人担忧。  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他带领中国摆脱了贫困,开始走上繁荣富强之路。这一点是我们永远都不应忘记的。但圣人千言,或有一失。邓小平大概也不能例外。只上述这一段话来讲,我以为是不恰当的,以此就教于诸位读者同仁,不知以为然否?  十、市场经济是一种超越家庭的经济  前面已经讲了,市场经济是面向市场需求,利用市场资源的经济。还讲了,企业就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运营组织形式。这就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市场经济是超越家庭的经济。  但这句话用在这里,其含义还要更加丰富许多倍。实际上,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说,市场经济是一种促使人类家庭解体以至消亡的经济。  关于这一点,由于长期历史形成的家庭观念极其深厚,人们一般是很难接受的。但如果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和现实,就可发现,这一点倒是千真万确的。  即以中国为例,中国传统的家庭是“三世同堂”,如果能“四世同堂”,那就更加令人幸福了。然而,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家庭规模已经大大缩小了,那种传统的三世同堂式家庭已经差不多绝迹了。目前,典型的家庭形式是一夫一妻一子式的“核心家庭”。就作为一个家庭而言,其规模已经缩至最小。但这还不算完,家庭规模仍在继续缩小,这就出现了许多“不完整家庭”以及各种类型的“准家庭”,如各种“三缺一”家庭、“丁克”式家庭、“非婚同居”、“同性恋”……等等,这些花样还真不少。关于这些现象,我的看法是,不能一概简单地斥之以道德沦丧。因为,道德任何时候都是以大多数人的是非为标准的,如果上述现象只是极偶尔的特例,用道德来评判自然是可以的,但目前上述种种“不完整家庭”和“准家庭”已经相当普遍了,且还在不断蔓延和发展,这就很难适用道德准则加以评判了。事实上,这些现象的存在和发展,不过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人类家庭逐渐走向解体和消亡的具体实际进程而已。  市场经济除了不断瓦解家庭,使家庭规模不断缩小,乃至破碎以外,还在不断地剥离家庭的种种职能。  1、生产经营职能。过去小农经济时代,一个家庭就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生产经营单位,包括一般农户,以及各种小商人、小手工业者,莫不如此。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原来由家庭承担的生产经营的职能已经基本上完全为各种企业公司所取代了。  2、生活消费职能。小农经济时代,人类生活,包括吃、穿、住、行、乐等等,差不多都是局限在一个小家庭范围内进行的。而在市场经济时代,吃的方面,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饭店、酒店、餐馆等;穿的方面,出现了专门的服装公司等;住的方面出现了各种旅馆、招待所等;行的方面,出现了汽车、火车、飞机等,人们出行的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家庭的范围;娱乐方面,出现了各种体育、歌舞等娱乐场所……所有这些,目前虽然还没有完全取代家庭,但至少已经将相当大一部分原由家庭承担的职能剥蚀掉了。  3、抚养教育职能。传统小农经济时代,是“养不教,父之过”,小孩子的抚养教育基本上完全由家庭承担。而现在呢?则从一两岁起,就有了托儿所,之后是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家庭所承担的抚养教育职能至少一半以上已经被剥离掉了。  4、赡养老人的职能。过去小农经济时代是“养儿防老”,赡养老人的职能基本上完全由家庭承担。而现在呢,则有各种养老保险、托老院等组织出现。  5、情感职能。情感归属是人类生活的一项基本需要,这一点在小农经济时代,也基本上是由家庭来完成的。但在市场经济时代则不同了,由于工作的需要,夫妻双方常常不能碰面,双方感情交流的机会越来越少,而与此同时,同事、朋友之间的感情交流机会则相对增多了,这是招致目前诸多婚姻破裂的主要的一个直接原因,也是最为世人注目的原因。  6、生育职能。过去小农经济时代,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生儿育女,完全由家庭承担。目前,这一点还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试管婴儿技术已经成熟,人类克隆在技术上也不是什么难题了,只不过由于种种政治、道德的考虑,国际社会普遍禁止罢了。可以预见,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将来到某一个时候,某种形式的无性生育方式,必将取代目前这种性交生育方式。  从目前世界舆论来看,人们普遍反对克隆人类,其阻力非常之大,实在非言语可以形容。我不知道,人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起劲地反对克隆人类。但我知道,人们由于传统习惯观念的影响,每当出现一样新生事物的时候,人们差不多总是起劲地反对,及至它发展起来了,压抑不住了,而且好象并不象原来想象的那样可怕,或者还多少对人有利,这时才改取宽容、赞成、接受以至支持的态度。而人类社会也就是这样逐渐进步的。  克隆人类究竟好不好,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不过,目前这种性交生育方式的缺点,则是肯定的。我记得基督教《圣经》上说,当初是因为夏娃禁不住蛇的诱惑,吃了禁果,并劝诱亚当一起吃,得罪了上帝耶和华,故而被罚怀孕生育。这就足见,生儿育女,并不是什么好事,而是一种十分痛苦的事。虽然自古以来一直如此,但如果有机会能改掉的话,我看还是改掉的为好。  7、性生活职能。过去小农经济时代,人类性生活是严格限定在已婚夫妇之间的,其他任何两性之间发生性关系,都是要受到极其严厉的处罚的。而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则出现了大量的“婚外性爱”现象,虽然传统道德观念并没有完全彻底弃守,但一般社会舆论至少已经相当宽容地默许了“婚外性爱”现象的存在。如1998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莱文斯基两人之间的绯闻案公布之后,克林顿的支持率不降反升,就很具有说服力。  总之,市场经济是一种面向市场,超越家庭的经济,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人类正日益频繁地、越来越远地走出家庭,更多地融入市场,融入社会,其最终趋势将是已经沿续几千年的人类家庭形式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将一种崭新的人类社会生活方式。现在还很难具体设想将来人类如何生活,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比目前这种以家庭为基础的生活方式更为优越。  十一、市场经济一种政治民主的经济  市场经济与小农经济在政治上的区别,就是市场经济要求民主,而小农经济则导致专制。  在小农经济状态下,由于一家一户自成一体,个体经营,个体劳动,不同农户之间几乎不存在任何经济联系,真如一句老话所讲的:“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因而,一般社会成员非常缺乏合作共事的精神,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人人得而自专,不容外人指点。这在家庭里,就是“家长制”,在国家,就是“君主制”。  而市场经济就不同了,生产经营要面向市场需求,要使用市场资源,时时处处事事都离不开旁人的合作,久而久之,就在社会成员之间养成了一种平等协商、互利合作的习惯和理念。这表现在政治上,就是要求民主。  此外,不论民主也好,专制也好,都不过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实力对比的结果。在小农经济状态下,农民一家一户,高度分散,力量微薄,其势实难与官府匹敌,这就使官府具备了政治专制的基础;又由于各个农户之间缺少经济联系,相互孤立,即使某一农户受某种政治高压,被迫家破人亡,对其家庭而言,可谓残酷之极,但对于整个社会经济来说,不过踩死了一只蚂蚁,绝不会因此引起广泛的社会动荡,这就又使得官府在实行政治专制时,无所顾忌,可以任意肆为。  相比较之下,市场经济就不同了,作为社会经济基本组织形式的公司,是一种高度组织起来的经济力量,也是一种高度组织起来的政治力量。同时,各个公司之间又由于业务关系,存在盘根错节的种种联系,实际上已经全部组织成为某种“准经济政治联盟”性质的集团,这就具备了足够的实力,可以与政府相抗衡,并要求政府实行政治民主。  所以,民主本质上是一种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治体制。脱离市场经济的发展,是不可能真正达到政治民主的。而目前中国的实际情形,市场经济尚在初创,小农经济依然大量存在,这就决定了今日中国民主政治建设,只能循序渐进,逐渐推行,千万不可操之过急。  另外,还需要说明一点是,关于“政治民主”的内涵如何理解?一般生活中,当人们谈论民主的时候,他们头脑里想的实际上主要是个人的民主权利,就是希望自己的主张和意愿能够在政治上得到实现。一般媒体报道,为了取悦读者,也往往侧重个人权利方面的内容。  我以为,这样理解是不对的。如上所述,所谓政治民主,实质上不过是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一种利益平衡机制罢了。因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实际上只有各种市场组织,而不是个人,才享有真正的民主政治权利主体资格。关于这一点,在美国有一个说法:你可以骂总统,但绝不可以骂你的老板。这不是说得很明白吗?十二、市场经济是一种科学化的经济  英国著名生物化学家李约瑟,曾在其编著的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了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如果我的中国朋友们在智力上和我完全一样,那为什么像伽利略、拓利拆利、斯蒂文、牛顿这样的伟大人物都是欧洲人,而不是中国人或印度人呢?为什么近代科学和科学革命只产生在欧洲呢?……为什么直到中世纪中国还比欧洲先进,后来却会让欧洲人着了先鞭呢?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转变呢?”  多少年来这一难题,一直困扰着世人。《解放军报》 2000年11月15日还专门发表文章,论及此事。尤其令人困惑不解的是,中国目前经济实力已经大大提高了,而科技发展却依然相当落后。据报道,目前国内生产总值已经排在世界第7位,但科技竞争力却排在世界第28位,科学研究和专利指标的国际竞争力分别为世界第32位和21位,科技竞争力远远落后于经济竞争力。1996年11月至1997年8月,我国曾开展了一次建国后最大规模的中国公众科学素养调查,计算结果显示,我国公众理解科学对社会影响的比例为3.3%,了解科学研究过程的比例为2.7%,具备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0.3%。  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问题并不复杂。从本质上来看,市场经济就是一种科学化的经济,而科学则本质上就是与市场经济相联系的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没有市场经济的发展,就没有科学的发展。  试具体比较一下小农经济与市场经济,就可以看出二者的区别了。在小农经济状态下,农户自给自足,生产多少、产品好坏,只要能满足自己的需要就行了,农户绝不会为了干活多一小时少一小时,粮食产量多一斤,少一斤,而斤斤计较,自己与自己过不去,更不会为了粮食水分含量的多一点,少一点,而耿耿于怀。由于个体家庭需求有限,在满足自家消费需求的前提下,农户也没有强烈的动机扩大粮食产量。因此,农户生产经营管理通行的做法,就是靠经验,凭估计,而不会进行细致准确的测量和分析。在此种情况下,即使有个别天才人物,发明了什么增产技术,也无用武之地。这样就从根本上决定了科学技术必然处于停滞状态。这一点无论在中国古代还是在欧洲古代所谓中世纪时期,都是一样的。  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就不同了。首先,生产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而是为了满足他人的需求,这样有关产品质量和数量,就不能含糊了,而是必须斤斤计较,力求定量化、精确化。其次,由于市场需求的巨大刺激,厂商总是千方百计寻求更加有效率的生产技术,以便谋取更多的利润,这就从根本上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持久不竭的强大动力。第三,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激烈的市场竞争,厂商被迫不断创新生产技术,不断提供新的产品,不断改进产品质量,这同样也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所以,不是别的,正是市场经济催生了科学技术,并推动科学技术不断发展。  从世界历史发展来看,现代科学技术也正是在西方国家伴随着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兴起而兴起的。这一点,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此就不多加论列了。  总而言之,要想科学技术有一个巨大的发展,从根本上来说,必须以市场经济的发展为其前提条件。  这里要注意的是,所谓市场经济的发展,主要是指市场经济的运转机制,而不是指市场经济产值数量。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目前国内生产总值已位居世界第7,而科技竞争实力却排在世界第28位的根本原因所在,关键还是目前中国市场机制尚在初创,传统小农经济观念依然根深蒂固所致。  十三、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是市场价值规律和协作价值规律  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是市场价值规律和协作价值规律。对此,笔者已有专门文章发表在《中国研究》2001年8月号上,在此就不详细论述了。只简要介绍如下:  所谓市场价值规律,是笔者在马克思劳动价值规律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而来的,其基本内容是:  (1)价格是价值的货币表现形式,价格与价值二者之间是形式与内容的关系,不能比较大小;  (2)决定商品价值的是商品中所包含的社会劳动量,而不是商品中包含的个人劳动量,也不是商品中包含的行业劳动量;  (3)商品价值量的大小取决于商品的劳动生产成本和市场需求,没有市场需求的商品没有价值;  (4)商品的市场需求程度,可以由商品的生产成本与其后续收益之比来衡量;  (5)商品价值量的决定是一个由众多生产者和消费者参与的市场随机过程,商品价值本身就在不断波动,并表现为价格的波动;  (6)一切形式的劳动,包括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过去劳动、间接劳动,都能创造价值。  所谓协作价值,则是笔者在批判地分析剩余价值理论的基础上首创的,其基本内容是:  (1)现代资本主义企业是一个巨系统;  (2)作为一个系统,现代资本主义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存在系统效应;  (3)企业作为一个系统所创造出的超过企业内部各要素孤立地发挥作用时所能创造出的价值之和的那一部分价值,叫协作价值;  (4)商品总价值=各生产要素原值+各生产要素自身增值+全部生产要素协作价值;  (5)各生产要素在生产过程中,都参与了新价值的创造,都应该获得相应的报酬;  (6)协作价值是全部生产要素共同协作的产物,但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所有者凭借其对企业的所有权,独占了这部分价值,这就是现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家发财致富的秘密所在。  本文到此,笔者的观点已经讲述完毕。总而言之,市场经济的内涵是十分丰富的,很有必要加以深入探讨,切不可满足于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以上所述,仅为笔者个人一得之见,或者还有其它未尽之处,以至错误不当之处,敬请有志同仁补充订正是荷。 (作者单位:山西农业大学经贸学院)(完)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