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猫:民主经济就是无特权经济

2006-11-26 17:04:23  二猫  www.66wen.com  
  •  希望建设一个彻底无特权的社会经济结构,“民主经济
    下面是我对“民主经济”的一些理解. 我一直认为社会的结构映射着人类本身存在的基本心理中的欲望和愿望。所以我们只要仔细体察我们自己的一些基础的欲望、愿望组成也就从根本上了解了由人组成的社会的基本结构。譬如:人类个体面对自然是渺小的,人类需要相互协作,相互倾诉,社会产生了。人类需要食物,农业,饮食业产生了。人类需要遮蔽躯体,制衣业出现了,人类异性之间有相爱相守的愿望,社会就有了家,人类各自有不同的特点和有利条件,人就有交换各自生产的物品的愿望,于是商业出现了。人类有超越一切的心理,于是宗教和科学产生了。是的,了解了人,也就了解了社会,甚至社会的历史和未来。下面我们用人类比较普遍的心理为基础来讨论社会经济结构中的普遍的合理性问题。这里只讨论社会经济管理的问题先哲说“众生平等”。其实“社会中每个人有同样的美德潜力和罪恶潜力”。那么社会经济结构中就不应该有特权存在基础,特权是罪恶之源。什么是特权呢?特权是一种社会观念或社会一种组织结构,它使利益长期向相对固定的某个人或群体集中。特权必然放大人性中固有的狭隘贪婪的弱点,削弱破坏人类本可以平等和谐的关系。特权必然导致人性的异化:奴隶主使奴隶成为牲口;君王使农民成为草芥;资本家使工人成为机器。特权的存在的社会基础是社会文化的历史局限和生产力的历史局限。在比较理想的社会中因该以下面为公理构建社会经济基础:“社会本质上是为人本身服务的,社会中每个人有同样的美德潜力和罪恶潜力,人格上人人平等”。由于人普遍存在弱点,所以社会普遍须要建立人类之间的充分的合理的没有特权的竞争环境驱策人类自身更好地不断地创造财富,并在合理竞争中分配物质利益并获得的社会地位。人在竞争中自然会不断挑战警醒自我局限,使得这种社会经济结构为更高的超越性人格的发展提供社会基础。这种社会中竞争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竞争的关键是公平合理。怎样才能实现公平呢?那就要消除一切人为的特权,将竞争引入到特权盘踞的领域。充分竞争的社会不是竞争不受约束的社会,相反竞争必然受到约束。社会中存在着千万种竞争,他们之间相互关联相互影响相互制约,还有人本精神的底线,于是在竞争自然存在约束。就如某球类比赛,在球队比赛的竞争中得出结论:旧规则不行,得有新规则,不然太危险也没有观赏性。这样规则的竞争开始了。球队组织在争论和妥协中产生了新规则,于是球队就在新规则下开始新的竞赛。(充分竞争原则似乎更适合经济社会,对于伦理道德思想文化中竞争原则有多大程度的适用这里不做讨论。)这样的无特权竞争社会可以将人能力和德行同社会经济权力更好地搭配,达到一个真正的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社会。对于个人这种社会又如一个大学校激励个人不断发展和超越自我。并最终为人类集体的更高人格的形成提供基础。又因为社会本质是为人本身服务的,所以在竞争中反对优胜劣死的丛林法则,提倡优胜劣退的温和法则。当然另外须记住竞争和困难的环境不是目的和美德本身只是一种手段和途径。这种人人平等的社会有一点世界大同的味道,但人类自私的本性能允许他存在吗?回答是肯定的。下面就从私有制为社会根基的资本社会和人类自私的本性开始讨论。(这里主要讨论成熟典型的社会结构:资本社会)有史以来人类社会存在有几千年了。在人类社会发展斗争中粉碎了一个又一个社会思想中虚幻无谓的特权,如:神权,皇权贵族等等。发展到如今基本确立了无特权的社会组织管理形式(政治)的主流地位(目前至少形式上是这样)。这种无特权的政治就是我们常说的民主政治。这的确是社会的重大进步了。但,这就是完美社会吗?因该还不是。因为资本社会如今所暴露的缺点就如资本社会的优点一样显而易见。在资本社会充分发展充分繁荣的背后,血汗工厂,劳资矛盾,长期垄断优势,对发展中国家的垄断剥削,对消费者的欺诈,战争掠夺,环境污染,等等问题如今越来越尖锐。一切问题的根源似乎都指向“生产资料私有制”。于是人类进行不顾一切的探索。但是成效不多,问题很大。“生产资料私有制”现在似乎成了“不可战胜的巨人”。真是这样吗?我本质上反对不负责任地将所有制形式划分为“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公有制因为一个个“私”组成了“公”,“公”包含了一个个“私”。他们不可完全割裂,孤立,绝对对立,他们之间往往只有一个程度区别。既然“生产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公有制概”念含混不清,就不如用一个总体概念:“所有制形式”。为了说明所有制发展的趋势,我就对当下的所有制形式的来源和发展做一个简要阐述。“所有权”观念产生根基是什么呢?它因该来自人类的本性。在无情的竞争环境中,某一事物的状态同某个人的较大的利益紧密相关,而与其他人较大利益不紧密相关。此人会在某种“对失去的恐惧”的心理促使下称“我对此物有自由支配权”及此物是“我的”社会也广泛承认。如:此人的手臂、眼睛等。而这个概念可普遍推广到个人和外界的关系。于是在社会里无情的竞争环境中,某种事物相对缺乏,则某人在“对某事物缺乏的恐惧”下会称同此人紧密相关的房子,田地为“我的房子”“我的田地”乃至“我的权力”等等。社会也同样广泛认同。这种恐惧是客观存在于客观的人心中(甚至某些动物中)。可见所有权的基础有两个因素:1。外在因素是某事物相对缺乏。如,人类会称某个猎物是“我的”某间房屋是“我的”但他一般不会认真得说“我的”太阳,“我的”空气。因为他们是充沛无缺的。2。内在因素是“人类对缺乏的恐惧心理”。如一些精神病人根本不知道害怕他就会到处流浪,不会声称“我的房子”“我的田地”。所以比较合人性的所有权概念是:“某事物同某人有多大程度相关,相关性越大,那么所要求的权力和责任也就越大”。譬如当一个人种植一亩水稻,此人的劳动同此亩水稻的收成紧密相关,此人自然应当就拥有这亩水稻收成,这意味着此人不仅可以享有好收成的权力同时也必须承担歉收的风险(这里自然不考虑天空和大地的权力和责任)。这好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推广开来企业的发展壮大不光是企业主在努力,他同样包含了企业所有职员的的劳动,所以企业的支配权不因该只集中在一个或几个企业主,而应该分配到企业的每个职工。等等,还有其他问题。但社会发展不是这样。一开始权力自然地集中在自然人身上,并随着这种形式的发展这种权力被固定化、简单化、垄断化、神圣化(特权)。形成“以自然人为核心的排他性的绝对的权力”(私有)。在相当广泛的社会生产力背景下,以这种权力为基础的社会结构由于有十分坚实自然的社会和人性基础,所以取得广泛的认同,并为人类社会利益分配的有序化,和人类文明的发展提供了较为合理的规范。但是这种社会结构中的不合理性也是明显的。其中“权力以自然人为核心”的规范符合了人自然情感,促使个人为自己和子孙着想,但是违背了智慧的人类的能力强弱已经不象动物以种族基因为线索,就是个体的能力德行不可能通过种族延续,也就是圣人的儿子不一定是圣人,所以往往违背人的能力和德行同社会权力要相适应的规律,使得人的权力同能力和德行的搭配上人类必须“听天由命”。“排他性的绝对的权力”的规范符合了人类“对失去的恐惧心理”,调动了人类生产的积极性,但是他将人与人相互合作的本质压抑变型为人与人之间关系以相互对抗,相互抢夺为基础,资本家通过对资源的垄断,剥夺了工人和合作企业本属于他自身的劳动成果——剩余价值的所有权。在人类的合作中产生更多的非建设性争斗,积累更大的特权利益,在人类关系中播下仇视,动荡的种籽。所以从被实行一开始就已经慢慢背离他的人性基础。但社会并没有因为这种体制的不完善而猝然崩溃,是什么制约着本来不十分完善的所有制规范中错误影响的扩大而保持社会相对稳定?因为人类社会起初生产力不太发达人口较稀少,人与人之间的生产生活联系相对松散,另外此格局初期众多比较独立的权力实体之间的竞争,使得这种不完善的有封建性的(自然人为核心)特权性的(排他的绝对的支配权)局限性被限制在人类相对可以被接受的范围。但是在工业革命后的资本社会,人类大规模利用自然资源使生产力空前发展,社会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人类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世界已经没有空白,这种紧密的联系产生牵一发动全身的状况。这使得所有制形式中的不合理成分有机会被社会联系放大到不可容忍的地步。也就是特权者的人性丑恶的一面将有机会被发酵膨大。这里简述一下资本社会中的有关情况:一般来说资本企业同社会发生着两种关系。也就是两种交易。第一:企业同原材料、生产资料、劳动力的供应者的交易。也就是企业作为一个消费者同社会发生关系。第二:企业同消费者交易。也就是企业作为一个提供者同社会发生关系。这两种交易中随时都出现强弱不等的竞争。这种竞争的目的是为了消除这种竞争。或者说建立垄断。而垄断就意味着不合理利益的攫取被允许,意味着特权利益。而资本企业的终极手段是在两个交易的竞争中确立垄断地位,资本企业的终极目的是在两个交易中获取垄断利益。可以说垄断性是资本社会的本质。没有垄断,资本家就不能成为事实的贵族阶层。其实在资本社会一开始资本家就在两个交易的某些环节中形成了垄断。最常见的是工作机会的垄断。也就是企业相对于职工的垄断地位。这就是常说的“劳资矛盾”。在资本社会由于生产资料的自然稀缺性,大工业企业的巨大生产力和资本家在竞争中为获取垄断地位的本能的扩张性,使得社会上自然形成少数的资本家和大量的被雇佣者。而且被雇佣者一般是面临生存问题,而雇佣者也就是资本家面临的一般是赚多赚少的问题,所以职工面对资本家的“机会垄断”不太可能做充分的选择,面对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的最恶劣的盘剥也往往逆来顺受。资本家对雇员的机会垄断就是这种剩余价值存在的社会基础。随着资本社会垄断的进一步深化,垄断利益的存在已经明显从资本家同雇员之间扩展到行业垄断性企业和非垄断性企业之间,甚至国家与国家之间。就如前面所阐述的那样,这种有历史局限性的所有制形式在权力个体足够多和丰富,竞争足够充分,再加上道德竞争(共产主义的存在),那么这种所有制形式中的破坏成分会一定程度上被被竞争限制住。但是这种限制性的竞争随着资本社会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微弱。因为这种所有制基础上的竞争本质上导致垄断,资本社会垄断的产生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世界经济越垄断,竞争压力越小,垄断资本家就可以越自由地向社会攫取不和理利益。资本社会中利益落差就越来越大,其社会中仇恨就就显得越广泛和激烈,其的破坏力就越大。如今国际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将这种国家内部的利益落差和社会仇恨通过对国际间的资源垄断而转移到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成全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稳定繁荣,却激化了国际矛盾,这就使得南北矛盾越来越突出。这便是西方国家努力推行“人权高于主权”和“全球化”的根本动力(当然这种推行也有它的积极意义)。这同样是资本主义国家内部“反垄断法律”存在的原因(真希望这种法律对企业和职工,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适用)。在全世界“垄断”似乎都是个贬义词,连同类都希望将他大卸八块(反垄断法律)。然而垄断性大企业是资本社会发展的自然或必然产物,是资本社会生产力的最高体现,将垄断性大企业大卸八块其实同杀富济贫的平均主义思想没什么本质不同,他同样导致垄断,拆解,再垄断,再拆解的无聊循环。垄断,甚至造成垄断资本企业同社会的极端对抗,如发展中国家的极端贫穷或战争。到了这一步表明资本社会的本质已经被自我否定,他意味着资本社会的自我否定。但社会进一步发展出路在哪里?我认为资本社会中的垄断的不合理本质不是垄断所体现的生产规模,没必要将它硬性拆解,不合理的是资本社会的所有制形式,是所有制形式中存在的特权性,拒绝合理竞争。资本社会的所有制形式不再适应社会化大生产。“以自然人为核心的排他性的绝对的权力”(私有)。如上所诉,以这种所有制为核心的社会化大规模生产企业必然产生极度的利益特权(垄断)。特权就意味着不竞争,不合理,不人性。垄断性的社会化大生产会将这种不合理放大到罪恶。但是我们必须认清问题不出在生产规模,生产规模只是不完善的所有制的替罪羔羊。其实比较大的生产规模是生产需要合作的体现,是更高的生产力结构形式。将大的生产规模解体只能阻碍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并且解构大企业一定是非经济的政府行为,这种政府行为必然使得国家权力与金钱的交易的可能性增加。助长政治腐败。经济和政治是孪生兄弟,把经济同政治做个类比恐怕可以将经济结构的发展未来看得更明了。将经济中“以自然人为核心的排他性的绝对的权力”可以同政治中的君主专制相类比。政治中君主专制就可以称之为“国家权力私有制”。小国林立,国家间残酷的国力竞争的战国时代可以同资本企业林立,企业间白热化的经济实力竞争的经济战国时代类比。而这种竞争的结果必然导致这种层次的竞争形式的消失。于是垄断产生了。在政治上这种垄断称为大一统的专制帝国,如秦帝国。在经济上这种垄断称为垄断企业,如“微软”,“intel”。专制国家因其非人性,如今已经被历史遗弃,民主政治已经成为国家管理的主流。我们在政治观念上已经不能容忍某个人或某个利益集团在政治生活中象上帝一样高高在上将他们的利益和观点强加到其他人身上,那么我们在经济生活中又有什么必要被迫屈服于经济帝国呢?当然这不是要号召大家去瓦解大规模企业,相反我们要保留这些大企业,保留更高的生产力,并仿照国家政治民主改革中将竞争从国家外部(国与国的竞争)引入到国家内部(民主竞选),在企业内部进行一场经济上的民主改革,实现一种民主经济。也许只有民主经济才能适应社会化大生产,也许只有民主经济才是未来“社会主义社会”的存在方式。到底应该怎样改进社会结构以适应社会化大生产呢?我想就必须改革现有所有制形式中不合人性的部分,还原所有制的原始意义:“某事物同某人有多大程度相关,相关性越大,那么其所要求的和被要求的权力和责任也就越大”简单地讲就是要确立“经济利益系统相关者集体所有制”于是第一个要打破的社会经济基础概念就是“以自然人为核心的排他性的绝对的权力”(私有)。在这种基础概念下必然产生的资本家,必然产生的资本家对工作机会的垄断使得资本家剥夺了一部分本来因该属于员工对经济体的的权益。第二需要化解的矛盾是产品提供者和产品消费者。在资本社会这种矛盾是不可化解的。一个企业在社会中同时作为一个产品消费者和产品生产者。资本社会的垄断性企业的产生又不可避免。于是垄断企业在产品消费和产品提供两方面都对整个社会拥有垄断权力,所以说资本社会中垄断性企业必然会剥削整个社会。而新体制中同样会存在“产品消费者”和“产品提供者”之间的矛盾。但在新体制下这种矛盾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化解的。这就是将企业间的优胜劣汰的竞争,引入到企业内部,变成员工自治,员工间的公平竞争优胜劣退。内部竞争同外部竞争又有了不同,这里的竞争有更大的建设性,更小的破坏性,节约社会资源。在企业内部存在竞争外部存在压力的情况下,“产品消费者”和“产品提供者”的利益都不太可能被长久损害。而且“产品提供者”,“产品消费者”本质是相互需要的。在现代的大规模社会化大生产中“产品提供者”为“产品消费者”满足消费的需求,而“产品消费者”为“产品提供者”实现产品的社会价值。其实都是一根麻绳上的两只蚱蜢,谁也离不开谁,不存在谁是谁的上帝的概念。他们既是相互竞争又相互需要,所以双方都会有基本意愿经营好这个利益系统。这就是他们的可以合作的利益基础,有人可能会说:如今消费者似乎并没有很强烈的愿望参与和行使他的企业制衡权力。其实这不过是企业垄断程度不高,企业之间的竞争还很激烈,这种激烈竞争一定程度上代替消费者行使了企业制衡权。当某项产品生产垄断程度不断加深,消费者参与的愿望必然会越来越迫切。同他“相关”嘛。而且这种“民主”所有制企业在平等竞争条件下本质上比目前的“帝国企业”有更大的竞争力。这其中的道理就不多说了。大家回忆一下民主政治制度是怎样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胜利的历史,大家就会同意我的断言。如果这种经济基础的社会有可能存在并发展成熟,应该成为同以前的封建社会,资本社将会很不一样的“成长性社会”。“成长性社会”什么意思呢?在马斯洛的心理学中人类心理有两层动机:“缺失性动机”,“成长性动机”。所以我认为社会也应该有两种社会。一种社会中物质相对缺乏,大部分人被缺失性动机驱使,人们看重物质利益得失。这种社会可称为“缺失性社会”如封建社会和资本社会;另一种社会中物质相对丰富均衡,大部分人物质要求相对满足,而成长性动机成熟凸现,物质多少已经不是人们是否成功的标尺,人们更看重创造性同精神和谐性。这种社会可称为“成长性社会”。这应该是社会发展的下一个方向。“经济利益系统相关者所有制”经济——民主经济有可能为此种社会提供经济基础。民主经济体,一个无特权的经济体,一个所有人“也主也仆”的经济体因该如何组成有序的结构呢?自然是公平竞争,并在此基础上大家可以按照“利益系统相关者协商制”来管理企业(利益系统)。具体的方法之一是“以利益系统的根本利益为价值取向,在有‘产品消费者’利益制衡下‘以全体产品提供者’(全体职员),为最终是非裁判者和选择者,在承认老成员的资历下,公平竞争,选贤任能”注意这个结构里没有资产阶级,没有特权阶级。这个系统是开放的可以不断扩大规模。就算将他扩展到整个世界也不会出现利益权力黑洞,而且就算发展到极端垄断规模时也会因为内部存在竞争而保持活力。并且如今的发展中国家和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持续的不平衡发展(本质是垄断者同非垄断者的矛盾)都可以迎刃而解。民主经济实体在外部环境中有怎样的行为模式呢?目前行为模式:目前社会中大部分还是私有性企业。这种企业主要是以资本多少决定权力大小的行为方式。民主实体同样尊重当前的竞争模式,积极参与竞争。从外部看一个民主实体同个人性企业没有多大区别。只是民主实体更多地顾及到各个成员的利益和消费者的利益。不合理垄断更少。欺诈行为更少。同私有性企业的根本区别在内部。内部民主实体是彻底的员工自治,民主性管理。通过群议群选,以能力德行定权利大小。而不是以资本多少定权利大小。他自然更能激发实体成员的主人翁积极性。实体成熟后对员工的管理支出也可以下降,“民复归于朴”。当然私有资本同样可以以股票的形式进入民主实体。不过资本只可以决定收益比率的大小,任何股东都不能以股票的多少来要求权利大小。所以民主企业的资金不能依靠股市。股市的资金只能是补充。还有一个问题是资本收益率因该照什么标准呢?我想可以参考当时的银行利率。一般来说这是资本充分竞争的结果,是合理的。对于两个民主性质的企业只要合并更有利于发展那么合并将更容易发生,因为大家合并前是企业的平等职员,合并后同样成为一个大企业的平等职员,地位和利益是平滑的变化不存在利益和责任的突变而带来的较大阵痛。这样社会生产力提高更快。未来行为模式:他的未来很复杂,不好预见,不过只要能在当下站住脚跟,未来就顺其自然。启动方式:目前启动民主实体的领导者必须个人野心较小,控制欲较浅,得失看得较淡。总之要求比较高。这里有个危险是领导者成功后很容易建立起自己在民众中的权威。不太觉悟的民众又容易迷信这种权威,这样对领导的监督机制就在无形中废弛。而造成事实独裁。文化大革命就是这种迷信的结果。要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就必须加强首脑的更替和竞争,加强民众监督和参与的宣传,反对个人迷信。其可依靠的社会阶层是无生产资料者。如下岗工人,一般雇员,农民,和开明生产资料所有者。最“可能”敌视这种社会结构的社会阶层是顽固的生产资料所有者。(完)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