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化背景下犯罪源的形成及对策

2006-11-27 19:20:56  66WEN收集整理  www.66wen.com  
  •  [内容摘要]  本文认为,现代化背景下,贫富悬殊、结构性失业 、“边缘人”等都是犯罪源,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犯罪的本质就是人类社会中人与人关系间的紧张及冲突的激化。二十一世纪的中 国,在现代化的进程加快并由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推进的时代背景下,社会冲突的策源地将主要发生在哪些部位及层面,其表现模式如何,将是犯罪学研究领域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 
      在计划经济时代,僵化的生产体制虽然制约了经济的发展,分配机制虽不公平但却相对平衡;腐败的被限制;人口流动的户籍管制;许多市场行为被法律或政策界定为投机倒把而被禁止或惩罚;民众思想的单纯及价值观的统一;所有的一切,都决定了社会的各种矛盾和冲突被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也决定了那一时期的低犯罪率。[1]改革开放之后,我国的经济模式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可当人们沉缅和享受于市场经济所创造出来的物质财富的同时,却忽视了市场经济本身所固有的致命缺陷:即市场经济的要旨在于通过营造竞争的氛围,通过释放人们内心的欲望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然而,欲望毕竟是无止境的,当它们被释放出来之后却没有一套很好的法律来约束它的话,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冲突的剧增和犯罪行为的增加,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在经济转型时期,贫富差距和城乡差别的拉大;人口大幅度的流动;权力所带来的寻租价值及腐败行为风险与收益的反差;外来文化的入侵及多元价值观的形成;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脱轨;转型时期民众心理上的浮躁性;将使这种冲突加大,并形成社会冲突的主要策源地,各种冲突交错并存,并形成社会震荡和恐慌效应,将严重影响社会公共安全。
    一、贫富悬殊所带来的冲突及其对策
    在我国,贫富悬殊的问题日益严重。按照世界的通常标准,贫富差距以基尼系数为统计方式,见下图:
    基尼系数 状 态 中 文
    0.3以下 Best 最佳
    0.3-0.4 Normal 正常
    0.4以上 Warn 警戒
    0.6以上 Danger 危险

      以近年中国人民大学“社会调查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所做的一次统计数字表 明:中国最贫困的20%的家庭收入仅占社会的4.27%,最富裕的20%的家庭的收入却占50.24%,中国的基尼系数竟已达到0.434,远远超过西方发达国家如美国,超过警戒线[2]。
      这几年我们在分配体制上虽然贯彻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但事实上,由于每个人在知识、信息、职业上所占有的资源的不同,都导致了个人收入的急剧拉大,再加上因腐败或违法行为所产生的收入黑洞,贫富更加悬殊。虽然个人收入调节税的征收已有十多年的历史,但由于国家对于公民收入的信息处于失控状态,近几年来,这个税种的征收总额虽然稳中有升,但流失的数额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对于灰色收入及黑色收入更是如此,并不能真正起到社会财富二次分配的功能。
      贫富悬殊的拉大,特别是这种差距并不是由于公平竞争的结果的时候,最易引起公众心态的失衡及对于财富阶层的仇恨及攻击行为。通过腐败、收购权力、造假贩假可以迅速致富而所承担的风险不大,即使被发现将受到的惩罚也不是太严厉时,公众的心态将迅速浮躁而趋之若骛,随后便是违法行为的大量发生和社会信用的丧失。
      事实上,当一个人的财富大大超过了他本人及家人的消耗之后,财富的增长也就成为一种数字的增长。对某些人而言,伴随财富的反而是一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如温州的某些农民在致富之后即占用山地为自己建起豪华的“活人坟”。在一些沿海发达地区的城乡结合带,也出现了“二世祖”现象,即依靠房租或征地补偿款即能过好日子的年轻农民宁愿游手好闲也不愿工作,成为现代食利阶层。
      在西方国家,大部分的富豪对财富持一种较为平淡的态度。许多人将自己的财产捐给各种社会公益事业而不是留给子孙,这诚然与他们的人生观有关联,但遗产税这一法律设置的存在无疑也是他们选择这样做的一个重要原因:要么在死后将财产交给政府,这钱可能用在社会救济上,也可能用在核武器制造上;要么成立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并指定其公益用途。
      当然,对于这方面,政府早已意识到,各种循序渐进的举措也在稳健的实施中。实名存款制度的建立和个人收入的日益规范化,将使税收杠杆这一社会财富调节系统更加有效,也将使国家掌握更多的财富以进行二次分配。从而也缩小了贫富的分化,缓解了社会冲突,从源头上减轻了犯罪的压力。[3]
      二、结构性失业所形成的压力对于犯罪的影响
      目前我们国家正面临着建国以来最严重的就业压力,并且达到一九四九年以来的最高水准。虽然二十年严厉的计划生育工作取得了非凡的成绩,使中国人少生了三亿人,但是由于人口的惯性增长,“十五”期间,中国将面临着劳动力持续增长和就业规模不断扩大的挑战,20 00年登记失业率将达到3.5%。全国有15个省的50%下岗职工难以实现再就业。乡村剩余劳动力的持续增加,目前已经达到1.2亿人。同时,政府机构改革和事业单位的改革还将释放大约430万人。2000年全国的真实失业率将突破9%。2002年劳动力供给增量将达到最高峰(国家计委宏观经济研究院课题组2000年所统计的数据)。[4]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