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证付款的欺诈例外原则探讨

2006-10-28 12:33:07    博士教育网  
  • google显示中

      在现代国际贸易中,信用证支付方式是最常见、最主要的支付结算工具和资金融通工具。据国际商会的统计,采用信用证为支付手段的,占日常世界贸易的70%以上。长期以来,信用证被誉为“国际商业的生命线”(“the life blood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erce”),对国际贸易的快速发展发挥了巨大的推动和保障作用。

      信用证所取得的巨大成功归因于其所特有的独立抽象性原则。在该原则下,买方在外贸合同项下的付款义务转化为银行在信用证项下的确定的付款义务,卖方在外贸合同项下的交货义务转化为信用证项下的交单义务,国际货物买卖转化为单据买卖,从而为卖方迅速地收取货款、买方付款时收到代表货物的单据提供了保障,同时也为买卖双方提供了资金融通的便利。然而,该原则并非尽善尽美,其所强调的纯粹的对单据的信赖,为不法商人利用单据进行信用证欺诈留下了可乘之机,并随国际贸易的迅猛发展而呈有增无减之势。

      面对信用证欺诈带来的对独立抽象性原则的挑战,美国这个贸易和金融大国首创并发展、完善了“欺诈例外”(fraud exception)原则,即在存在受益人欺诈的情况下,不再对欺诈者适用独立抽象性原则,从而使其得不到意图骗取的信用证项下款项。该原则不失为一项对付信用证欺诈的有效措施,并被英、法、德等西方发达国家所借鉴。

      本文拟就欺诈例外原则在国外的产生、发展、实践情况特别是适用的条件等问题进行粗浅探讨,以期对改善我国的欺诈例外司法实践状况有所裨益。

      一、美国对欺诈例外原则的确立及成文法化

      (一)判例对欺诈例外原则的确立与发展

      1、里程碑判例——Sztejn(兹特恩)案

      目前可考的关于欺诈例外的最早判例是美国1941年的Sztejn 诉J.Henry Schroder Banking Corp.案。纽约法院对此案的判决,成为法院以禁令的形式干预信用证欺诈事件的先例。

      该案案情是:原告Sztejn从印度卖方(Transea Trading Ltd.)处购买一批猪鬃。为了支付这笔货款,Sztejn要求开证银行J.Henry Schroder Banking Corp.开出以印度卖方为受益人的不可撤销信用证。卖方为了获得货款,以印度中间行Chartered Bank为托收代理人向开证银行提交了汇票及发票、提单等单据,发票和提单对货物的描述是猪鬃,但Sztejn发现实际上装的是牛毛及其他垃圾废物。Sztejn遂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判令信用证及汇票无效并发布初步禁令责令开证银行停止支付信用证项下的货款。

      Shientag法官接受了Sztejn的请求,并在判决中指出:

      (1)原告的陈述是事实,卖方把毫无价值的废物装船是企图诈取原告的钱款。Chartered Bank不是善意汇票持票人,而只是为了使卖方的汇票得到支付而提供协助的当事人。

      (2)信用证独立于买方和卖方之间的买卖合同,这是一项确定的原则。开证行同意根据提交的单据而不是货物付款……当然,这一理论的适用是以随附汇票的单据的真实性及满足信用证的必要条件为前提的。

      (3)本案不是关于货物质量违反担保而引起的买卖双方之间的争执,而是卖方故意完全没有装运买方订购的货物。在为了取得货款而提交汇票及单据之前,卖方的这种欺诈已提请了开证行的注意,在这种情况下,信用证项下开证行责任的独立抽象性原则不应扩展到保护不讲道德的卖方(the principle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he bank's obligation under the letter of credit should not be extended to protect the unscrupulous seller)。

      (4)当开证银行接到关于卖方欺诈的通知之前已将汇票支付完的情况下,即使单据是伪造的或欺诈的,只要它支付前尽了合理的注意,则仍应受到保护。本案中,开证银行是在受理汇票、兑付之前收到有关卖方实施欺诈的通知的。

      (5)欺诈已被申诉,货物不只是质量低劣,而是一文不值的垃圾(worthless rubbish),汇票及单据在与进行欺诈的卖方处于同等地位的人手中,……,在等待判决的时间里,开证银行本身不愿意兑付时,即使允许其拒绝兑付也不致产生任何困难。

      (6)如果从诉状中可以断定,为获得支付而提交汇票的银行是正当持票人,那么即使基础交易因欺诈而被污染,该银行对信用证开证行的付款请求也不会败诉。

      可见,Sztejn案确立了欺诈例外原则的重要内容,包括:(1)如果受益人在提交单据方面犯有欺诈,开证行在付款之前得知了这一情况有权拒付,开证申请人可向法院申请禁令救济;(2)受益人的欺诈必须确认成立,而不能仅仅是声称欺诈;(3)如果面对的是善意的票据持有人,则即使存在事实上的欺诈,信用证契约也必须按其所载条件履行;(4)应区分违反担保与故意欺诈的不同情况。

      Sztejn案判决的基本精神构成了后来的《美国统一商法典》第五章中欺诈例外司法处理的基础,被美国许多法院引证,也被其他普通法国家的法院参照。Sztejn案及其后一系列有关信用证欺诈问题的判决,完善了欺诈例外原则的内容,将倒签提单、预借提单、伪造清洁提单等情况也纳入了适用欺诈例外原则的范围。

      2、关于欺诈的程度

      美国多数判例显示,能给予禁令救济的欺诈必须是“主动的欺诈”(active fraud)或“过分的欺诈”(egregious fraud),要求有“明显的欺诈意图”,亦称为“恶劣的”或“蓄意欺诈”。

      在Sztejn案中,法官认为欺诈要求更甚于仅仅是违约的情节;在Maurice o'Meara co.诉National Park Bank案中,法官认为,卖方所交的货物——新闻纸的拉力与信用证规定的规格不符还不足以构成欺诈,应由买卖双方依其基础合同解决;在Intraworld Industries诉Girard Trusr Bank案中,法官认为:“根据独立的基本原则,合法阻止支付的禁令的情形应严格限制在欺诈的情况下,在这种情况下受益人的非法行为已使整个交易无效,以致于担保开立者在合法下的独立义务不再需要履行,”这一论述后来被其他一些案件所引用。

      可见,美国法官对欺诈的程度一般采取较严格的标准。在许多案件中,法官给予禁令所要求的欺诈应达到的程度是:该欺诈的程度如此严重地违反了整个交易,以致于坚持开证人付款义务的独立性所谋求的立法目的将不再起作用。但是否构成欺诈仍是法官依具体情况逐案解决的问题,而标准并非那么程序化和确定。一些判例表明,卖方装运毫无价值的货物、伪造单据或在真实的单据中加入虚假错误的陈述构成欺诈;有的判例认为,信用证受益人提取信用证项下款项并没有一点事实根据,也是构成欺诈的理由;有的法官认为,受益人提取信用证项下款项存在恶意就是构成欺诈的关键因素。信用证项下基础合同的欺诈只有达到极其严重、太过份或令人无法忍受,或受益人提取信用证项下款项没有一点理由,以致于再坚持信用证的独立抽象性将不但不会实现信用证作为国际贸易支付可靠手段的目的,而且反而会被不道德的商人用来作为实施不道德欺诈的手段,同时法院也无法容忍自己的程序被该不道德的人利用时,法院才给予禁止。欺诈必须是已成立的或被证实的,仅仅是欺诈的指控或是基础合同项下的一般抗辩是不够的,基础合同项下的一般违约也是不够的。

      3、禁令的极少给与

      在美国法上,禁令(injunction)是一种由法院发布的命令,用来禁止或强迫某人做某事。根据美国现有判例,只有在特别的情况下作为非常的例外才给予主张信用证欺诈的一方以禁令救济。在Planned parenthood league诉Bellotti案中,法官说,为了获得一个初步禁令,原告必须证明:(1)如果法院不给予禁令,原告将会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失;(2)原告遭受的损失将远超出给予禁令时被告将会遭受的损失;(3)原告已经向法院证明了他赢得实体诉讼的可能性;(4)给予原告这样的禁令将不会对公共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为了便于上诉法院清楚地判断初级法院在给予禁令时是否滥用自由裁量权,有判例设定了如下四个必须考虑的标准:(1)是否原告已经强有力地或基本地证明了在实体上胜诉的可能性;(2)是否原告已经证明损害的不可挽回;(3)给予禁令是否将不会对其他人造成严重损害;(4)公共政策是否允许给予初步禁令。

      美国的一宗重要判例—— Itek Corp.诉Fierst Nat. Bank of Boston案中,法官说,用一个禁令来中止信用证支付,这样一种特别的救济是极少给予的,因为如果针对欺诈指控的禁令很容易取得,那么即使给予禁令时法院依据的是正确的欺诈指控,但是对一个信赖信用证作支付方式的人来说,他将会面临一个危机;但如果禁令很难获得,那么无法获得禁令的人对于信用证的优先权利则无话可说。

      据统计,法官拒绝颁发禁令可能基于如下理由之一:(1)申请人不能举证证明,如果法院不给予禁令将会使其遭受不可挽回的损失;(2)申请人能获得其他的法律上的救济;(3)不给予禁令将不会对该申请人造成发生潜在的损害的可能;(4)没有欺诈指控或不存在欺诈;(5)申请人不能证明在实体上胜诉的可能性;(6)善意和恶意的考虑;(7)政策上的考虑;(8)衡平法上的考虑。这正如《美国统一商法典》的制定者所言:扩展禁令等救济措施的适用,将威胁独立抽象性原则,因此,法院应对它们抱有敌意,法院不应允许“神圣的衡平之牛去践踏信用证法律的娇藤”。《美国统一商法典》1995年文本鼓励开证人在面对开证申请人的欺诈主张时兑付信用证下款项,也可以反证美国法官的态度。该文本第5章第109条的官方解释说:开证人在面对开证申请人依欺诈请求开证人拒付时,仍可以兑付信用证项下款项。

      (二)欺诈例外原则的成文法化

      美国是世界上颁布成文法规范信用证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而《美国统一商法典》是所有成文法规中对信用证欺诈例外作了详尽规定的唯一一部成文法规。根据判例法已取得的成果,该法典确认欺诈构成独立抽象性原则适用的合法例外,是银行拒付或法院准许禁令的理由。该法典1972年正式文本第5-114条第(1)和(2)节规定:

      “(1)开证人必须兑付符合信用证条款的汇票或支付命令,不论货物或单据是否符合客户与受益人之间的构成信用证之基础的买卖合同或其他合同。开证人不得另外增加要求所有单据都必须使其满意的一般性条款,并以此作为兑付上述汇票或支付命令的条件,但开证人可以要求某特定单据必须使自己满意。

      (2)除非另有协定,当各项单据表面符合信用证条款,但其中某项必要单据事实上不符合所有权凭证之流通或转让中的担保(第7-507条)或证券之流通或转让中的担保(第8-306条)时,或某项必要单据属于伪造、带有欺诈或在交易中存在欺诈时,

      (a)开证人必须兑付汇票或支付命令,如果提出兑付要求的是议付银行,或是取得信用证项下之汇票或支付命令的其他执票人,只要该执票人取得汇票或支付命令的方式可以使其成为正当执票人(第3-302节),或在适当情况下,使其可以成为所有权凭证正常流通后的受让人(第7-502节)或证券的善意购买人(第8-302节);

      (b)在所有其他情况下,相对于客户来说,开证人只要善意作为,就可以兑付汇票或支付命令,即使客户已发出通知,说明单据上存在欺诈、伪造或其他表面上不能显见的缺陷;但具有适当管辖权的法院可以禁止此种兑付。“

      《美国统一商法典》自1972年公布以后,信用证领域的法律和实务有了重大发展。为了适应实践的发展,总结判例法已经取得的成果,并将成文法和判例法加以有机地结合,美国法律界从1991年起着手对《美国统一商法典》信用证篇进行修订。修订工作历时5年,最后修订本于1995年通过。修订本专设一条,即第5-109条“欺诈与伪造”,对欺诈例外和法院禁令作了规定。具体内容是:

      “(a)当各项单据表面上严格符合信用证条件或条款,但其中某项必要单据属于伪造或带有实质上的(materially)欺诈性,或者兑付此项提示将为受益人对开证人或申请人进行实质欺诈提供便利时:

      (1)开证人应兑付提示,如果提出兑付要求的是(Ⅰ)已善意给付对价且未得到伪造或实质欺诈通知的被指定人;(Ⅱ)已善意履行保兑责任的保兑人;(Ⅲ)信用证项下已被开证人或被指定人承兑的汇票的正当持票人;(Ⅳ)开证人或被指定人的延期付款义务的承受人,只要承受人已给付对价又未得到关于伪造或实质欺诈的通知,而且承受行为又是在开证人或被指定人承担延期付款义务后作出的;

      (2)在任何其他情况下,开证人只要善意行事,即可兑付或拒付提示。

      (b)如果申请人宣称某项必要单据属于伪造或具有实质上的欺诈性,或者兑付提示将为受益人对开证人或申请人进行实质欺诈提供便利,具有充分管辖权的法院可以暂时或永久禁止开证人兑付某一提示,或者针对受益人或其他人采取其他相类似的补救方法,但以法院查明下述情况为前提:

      (1)开证人承担的已承兑汇票或延期付款义务所适用的法律不禁止此种补救方法;

      (2)因采取补救方法可给予受到不利影响的受益人、开证人或被指定人以充分保护,使其不遭受损失;

      (3)按照相关州的法律使某人获得补救的所有条件已被满足;

      (4)根据提交给法院的资料,提出伪造或实质欺诈理由的申请人胜诉的可能性更大,而且提出兑付要求的人不符合(a)款第(1)项的保护资格。“

      比较《美国统一商法典》1972年文本和1995年文本中的上述规定,不难看出存在如下发展和变化:

      1、1995年文本更强调欺诈与单据的联系,将涉及单据的三种情形规定为欺诈,即:(1)单据是伪造的;(2)单据带有实质上的欺诈性;(3)兑付该单据将为受益人对开证人或申请人进行实质欺诈提供便利。这显然是强调信用证独立抽象性原则的结果,避免了1972年文本使用“交易中存在欺诈”的表述所导致的美国学术界、司法界长期存在的争论和惶惑。

      2、1995年文本强调欺诈必须是实质性的。根据本条的官方解释举例,如外贸合同要求受益人交付1000桶色拉油,受益人实际交付了998桶而提交的单据表明交付的是1000桶,受益人的行为尽管可能是欺诈性的,但并非实质性的;相反,如果受益人有意地仅仅交付5桶,就构成了实质性的欺诈。显然,相对于1972年文本关于单据“带有欺诈”的表述而言,1995年文本提高了关于欺诈的举证要求。

      3、1972年文本将单据事实上不符合所有权之流通或转让中的担保或证券流通转让中的担保的行为纳入欺诈例外适用的范围,1995年文本删除了上述规定而表述为“实质上的欺诈性”,将受益人源于基础合同的担保义务与欺诈抗辩进行区分,缩小了欺诈例外的适用范围。

      4、1995年文本明确规定了法院签发禁令的四个条件。其中,“申请人胜诉的可能性更大”、受禁令不利影响的人须获得足够保护的规定,显然是借鉴司法实践经验的结果。

      5、1995年文本明确而具体地规定了欺诈例外原则的例外范围。1972年文本将欺诈例外的例外范围表述为汇票的“正当执票人”、“所有权凭证正常流通后的受让人”、“证券的善意购买人”,不够具体且可能产生歧义。1995年文本将欺诈例外的例外范围具体规定为四种人:(1)要求兑付交单的人是开证人的被指定人,该人善意地付出了对价且未被通知单据存在伪造或实质欺诈。根据《美国统一商法典》1995年文本第5-102条规定,被指定人(nominated person)意指一个人,该人被开证人(i)设定或授权去支付、承兑、议付或给出信用证的对价,并且(ii)通过协议或惯例和习惯做法去承担偿还(reimburse)责任。从立法的本意来说,该被指定人是开证人的代理人。(2)该人是保兑行,而该保兑行已经善意地根据保兑义务履行了保兑。在“国际商会第500号出版物”中,保兑行和开证人之间的关系属于银行间的支付协定关系;但在美国法上,保兑行是开证人的代理人。(3)该人是信用证项下汇票的正当持票人,而该汇票已经开证人或被指定银行承兑。根据《美国统一商法典》第3章第305条的规定,一旦信用证项下的汇票已经过承兑,该汇票就和信用证分离,开证人即使存在可对抗受益人的有效抗辩,该抗辩也无法对抗该正当持票人。(4)该人是负有延期付款义务的开证人或被指定人的受让人,该受让人在开证人或被指定人的付款义务发生后支付了对价从而获得了单据且没有得到有关单据是伪造或实质性欺诈的通知。一旦信用证跟随着远期付款的汇票,如果开证人接受了信用证项下的单据,开证人就对该信用证项下的远期付款产生了付款责任;对于一个就该汇票付出对价的、善意的、没有得到单据伪造或实质性欺诈通知的受让人来说,开证人的付款义务是确定的。不难看出,规定欺诈例外原则的例外,其目的是保证信用证的流通性,同时也保护善意的付出对价的信用证交易参加人,从而最终坚持信用证的独立抽象性。              

      皮修雁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均由网上收集,所有文章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发现侵犯您的权益,请即时通知,本站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