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预览

  • ??????·??????°??×÷?·????±?·???
      2006-10-30 14:47:46  ??????????

    无论是美国还是其它国家,在现代文明的都市社会里,犯罪和破案都是人们关注的话题。因此,警察——这个国家暴力机关的执法者的使命似乎也永无终止之日。虽然犯罪和破案在社会生活中的比重占得很小,警察和罪犯也并不是社会公民成员的主体,他们的分量也许无法与衣食住行,生产生活相比,但它们永远是戏剧化矛盾冲突最外化,最突出的社会行为。犯罪率逐年飙升,各种案件层出不穷,犯罪的手段复杂多样,破案历程千奇百怪——这些都给影视创作带来取之不尽的创意源泉。经历了日常无聊琐碎的普通观众,很期待在茶余饭后欣赏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反常故事——这就是警匪题材影视作品经久不衰的诱人之处。

    题材与主题

        国内的公安题材电视剧多涉及犯罪,法律问题,叙事元素彼此混杂,多具备情节剧的叙事结构,这类电视剧往往不能独立成章,多集叙述的是一个大故事。这一类影视剧已经成为国内现实题材电视剧中最为引人关注的题材之一,有相当多的佳作成为收视热点,《大雪无痕》、《永不瞑目》、《生死卧底》、《公安局长》、《重案六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黑冰》、《黑洞》等,这些电视剧的题材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对当下转型期社会重大事件的反映与揭示上,它触动着整个社会最敏感的神经,凭借其当下性,敏锐性,重大性的特点牵动着广大观众的注意力。

        美国近二十年的警匪片,则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大众梦幻”形式,与国内的公安题材影视作品不同,这种形式下的警匪影视作品经常会部分忽略时代背景和政治元素,部分忽略政府影响和政党政策,而过于强调个人英雄主义对事件本身的影响。警匪电视剧也往往像电影一样,可以独立成章,一集一个故事,这种具备“不连续性”的特点,虽然在宏观结构上似乎逊色于国产电视剧,但是其单集的独立性也有效地提高了收视率——毕竟观众可以在任意一集中随意融入情节。

        从表现主体来看,普通警察,刑警,巡警,武警,特警,安全人员,谈判专家,特工,甚至交通警,消防警,都一应俱全。从涉及的案件来看,刑事犯罪(《九.一八大案纪实》、《西安十二.一零枪案纪实》),经济犯罪(《冬至》),黑社会犯罪(《绝不放过你》、《黑洞》),跨国经济犯罪《升起的太阳》,恐怖主义犯罪(《爱国者的游戏》),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犯罪(《谍中谍》),五花八门,包罗万象。

    艺术形态功能

        在一个生活节奏异常迅速,职业竞争残酷激烈,社会问题五花八门的社会里,人们一些紧张,焦虑,愤怒,不安的情绪会滋生发展,这些都需要一种娱乐途径去进行宣泄。而一个法制社会只允许法律授权的执法人员去处理犯罪问题,所以公众的希望自然要寄托于警察这样的执法人员身上。这种社会需求除了要求在现实中被满足,也像人类的许多其它需求一样,也要求在幻想中被满足。警匪片便是一种典型的具备宣泄功能的娱乐片种,随着影视情节的拓展,观众们或哭或笑,当英雄们披荆斩棘,历经千难万苦最终降妖擒贼的时候,人们会有一种轻松感油然生起。在这一刻,国家,民族,文化,宗教,法律与情理,正义与邪恶之间的冲突都得到调解或释放。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多文化,多宗教信仰的移民国家,调解这些冲突,对于社会的长治久安非常重要。

        美国警匪片具备调解多元矛盾冲突的功能,许多警察“搭档”往往是肤色不同,年龄差异悬殊,或者性别相反。由于他们性格,背景,经历经验的不同导致出现“人民内部矛盾”,但是这些矛盾会随着剧情的发展得到调解,最终大家成为生死之交。尽管他们存在着差异,但是“战胜邪恶”是他们共同的目标,从警察的角度上讲,他们彼此认同,是所谓“求同存异”。国产电视剧中,这种情况虽然不会出现种族差异或太过明显的性格差异,但是编剧也试图在角色安置上塑造个性鲜明的不同个体,《重案六组》中,大曾的老成干练与江汉等其它警员的年轻冲动形成鲜明对比。

    轴心与模式

        就美国影视产品自身而言,美国警匪电影的模式与警匪电视剧的模式多少有些迥异,警匪电影讲求的是“白马英雄”模式——主人公胯下警车,美女相伴,时而上天,时而入地,火车飞机轮船,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些警探们除暴安良,维护国家安全,甚至拯救世界,故事情节曲折离奇,令人惊叹叫绝。他们使用的武器往往威力巨大,狙击枪,火箭筒,直升机,甚至战斗机轰炸机(《真实的谎言》《石破惊天》)都已经出现在英雄们的手中,为了不致产生警察滥用权利的印象,这些非常规的配备武器大多是从对手们那里夺来的。美国警匪电视剧还比较讲求纪实主义风格,与电影的虚构情节不同,警匪电视剧的许多题材取决于真实案件,在处理手法上,特别是在对待主要英雄人物上,大体不出传统思路,侦破英雄总是平易近人,贴近生活,虽然不及电影中般完美,但是仍旧具备机智勇敢,战无不胜的特点(《山街蓝调》《纽约警局》),在武器使用上要么手枪,要么徒手,合情合理。

        从场景上讲,美国警匪影视作品的搏杀地点往往集中于现代化的大都市,西部荒凉的边陲小镇不再收到偏爱。摩天大厦的房间里总是蕴育着一些阴谋,酒吧迪厅等地方总是便于信息情报的交流,建筑工地和废旧制造场里决斗或者枪战。三者都是大都市文明的标志象征,在这种象征场所里的警匪斗争,也许更具备隐喻的意味。

        与美国的情况不同,我国警匪影视作品由于经费和政策上的限制很难在武器,打斗,场景等“硬件”上下功夫去吸引观众眼球,而更多的是在人物塑造,人物关系的情感纠葛上下功夫,用人物稳定关系的打破或改变来吸引观众:如《黑洞》中,聂明宇和刘振汉由生死弟兄转变为死敌;《黑冰》中,女警汪静文与毒犯头目郭晓鹏的亦敌亦友的情感经历。

        国产警匪剧的人物设置比美国警匪剧要复杂一些。像中国古代的排兵布阵一样,国产警匪剧中的正反力量都被编剧各自安排形成一个或显或隐的阵营进行明争暗斗,正面人物的主要构成为:警察/领导者(家人、上级),助手(手下,同事,线人,策反者)。对手则分为显性对手和隐性对手,显性对手如(黑帮成员,案犯,逃犯),隐性对手包括(黑势力保护伞,被罪犯利用者)等等。

        从反派人物设置上看,国内早期警匪剧中那种脸谱化,一望便知的凶悍匪徒依然存在,但是这种个性单薄的人物早已不能在罪犯家族里一统天下了。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有着体面职业与社会地位的犯罪份子开始活跃于犯罪舞台。他们以金钱美女开道,引诱,贿赂高官显贵,拉拢腐蚀执法人员,以形成犯罪的保护伞。《黑洞》中颇具人格魅力的黑社会头目聂明宇,《冬至》中的银行职员陈一平已经成为这类反派人物的典型代表。

        不难发现,在警匪片的两类对立人物(警与匪)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陪衬人物。这些人物都对影片情节的发展提供重要的辅助作用。比如线人,受害者,证人等等。他们或胆小怕事,顾虑重重,或法制观念不强,屡屡受辱,有的甚至还有许多缺点:贪财,好色,夸夸其谈,甚至性格扭曲。《绝不放过你》中的女主角吴梦,既是男主角魏涛的女友,又是被害对象,她的多重性格为该剧情节的推进起到了重要作用。

        美国警匪片有许多电影杂糅了其它片型的叙事方式或者表现手法,而且这样的片型往往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如《致命的武器》和《国家安全》中,喜剧因素融入其中,两个主角的误会都令观众捧腹;著名系列电影《机械战警》中,人机一体的警察墨菲,则被评论者赞为“警匪科幻片”。其它诸如《沉默的羔羊》,集警匪片,推理片和恐怖片之大成;国内的《冬至》《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也是警匪片,推理片,爱情片的多种类型元素的综合。可见,类型间的融和与影响是警匪类型电影发展的一个重要特征。

        真实和纪实一直是警匪电视剧领域试图尝试占领的收视看点,为了追求一种更现实主义的风格,美国早期警匪剧《纽约警局》就在镜头处理上运用了许多类似新闻纪录片的手法。全剧中的大量镜头似乎都是用新闻摄影机在没有三角架(更不用说移动轨和升降机)的情况下拍摄的。国内的首部纪实电视剧《九.一八大案纪实》和优秀纪实类警匪剧《西安十二.一零枪案纪实》运用肩扛拍摄,同期录音,方言叙述,真人扮演等手段,也达到了轰动的真实效果。

        和其它影视领域一样,警匪剧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综合性,娱乐性,真实性,都是此类剧在多元化发展中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相信后工业文明背景下的今天,警匪剧一定会朝着积极的方向走势,带给电视行业更多的繁荣!